阅微草堂笔记

纪昀 688人读过 全本




最新章节:附:纪汝佶六则

全部章节目录
纪晓岚编书不写书
《阅微草堂笔记》原序
阅微草堂笔记·郑序
阅微草堂笔记·纪昀 诗二首
卷一 滦阳消夏录一
卷二 滦阳消夏录二
卷三 滦阳消夏录三
卷四 滦阳消夏录四
卷五 滦阳消夏录五
卷六 滦阳消夏录六
卷七 如是我闻一
卷八 如是我闻二
卷九 如是我闻三
卷十 如是我闻四
卷十一 槐西杂志一
卷十二 槐西杂志二
卷十三 槐西杂志三
卷十四 槐西杂志四
卷十五 姑妄听之一
卷十六 姑妄听之二
十七 姑妄听之三
卷十八 姑妄听之四
卷十九 滦阳续录一
卷二十 滦阳续录二
卷二十一 滦阳续录三
卷二十二 滦阳续录四
卷二十三 滦阳续录五
卷二十四 滦阳续录六
附:纪汝佶六则
作品导读

作者简介

纪昀,清代学者、文学家,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生于清雍正二年(1724)六月,卒于嘉庆十年(1805)二月,乾隆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历雍正、乾隆、嘉庆三朝,享年八十二岁。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嘉庆帝御赐碑文),故卒后谥号文达,乡里世称文达公。纪昀学问渊博,长于考证训诂。乾隆间辑修《四库全书》,他任总纂官,并主持写定《四库全书总目》200卷,论述各书大旨及着作源流,考得失,辨文字,为代表清代目录学成就的巨著。

内容简介

《阅微草堂笔记》是清代著名学者纪昀晚年所作的笔记小说集,全书主要记述狐鬼神怪故事,意在劝善惩恶,虽然不乏因果报应的说教,但是通过种种描写,折射出封建社会末世的腐朽和黑暗。他有意模仿亚宋笔记小说质朴简淡的文风,"雍容淡雅,天趣盎然","隽思妙语,时足解頣"(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所以每脱稿一种,即被亲朋好友竞相传抄,展转刻印,一时享有同《红楼梦》、《聊斋志异》并行海内的盛誉。神怪小说,亦称神魔小说,是古代文化“志怪”传统在明清小说领域的酣满再现,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即将它作为明中叶后小说的两大主潮之一。神怪小说本质上是娱性文化的产物,而其所隶属于的中国文化整体却带有理性文化的特征,“互相容爱”,便建立了两者之间的契合点。在人世的生活空间中,加上一维神怪的空间;将超自然的神性,与社会化的人性巧妙地融合为一;驰骋无限制的想像,寄托理想和愿望,表达爱憎哀乐的思想与感情:这一切正是神怪小说特具的优势,也是其风靡城乡、深受读者喜爱的重要原因。

明清长篇神怪小说的代表作品,除《西游记》(该书与《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并称中国古典小说四大名著)外,首推《封神演义》和《镜花缘》,而《聊斋志异》和《阅微草堂笔记》则是短篇志怪小说的杰出代表。

短评

话说清代乾嘉年间,天下太平,有三部书风行海内,长期称霸畅销榜中榜盘踞不下:《聊斋异志》、《红楼梦》还有《阅微草堂笔记》(以下简称“阅微”)——只是最后一部名声渐渐不好。

究其原因,用中学语文课本上的话来解释是“维护巩固封建统治,宣扬封建伦理道德,鼓吹因果轮回的迷信思想,愚弄麻醉人民”,说白了就是张爱玲的那句评价“冬烘头脑令人发指”。其作者纪晓岚在清史上一向以幽默诙谐著称,现在更借由电视剧的推广普及而成了妇孺皆知的人物,只是本人远没有张国立的扮相倜傥(附图),不过鲁迅认为他挺厚道,“处事贵宽,论人欲恕”。更在《中国小说史略》中给予了“阅微”较高的评价:“《阅微草堂笔记》虽‘聊以遣日’之书,而立法甚严,举其体要,则在尚质黜华,追踪晋宋;自序云,‘缅昔作者如王仲任应仲远引经据古,博辨宏通,陶渊明刘敬叔刘义庆简淡数言,自然妙远,诚不敢妄拟前修,然大旨期不乖于风教’者,即此之谓。其轨范如是,故与《聊斋》之取法传奇者途径自殊,然较以晋宋人书,则《阅微》又过偏于论议。盖不安于仅为小说,更欲有益人心,即与晋宋志怪精神,自然违隔;且末流加厉,易堕为报应因果之谈也。

惟纪昀本长文笔,多见秘书,又襟怀夷旷,故凡测鬼神之情状,发人间之幽微,托狐鬼以抒己见者,隽思妙语,时足解颐;间杂考辨,亦有灼见。叙述复雍容淡雅,天趣盎然,故后来无人能夺其席,固非仅借位高望重以传者矣。”可见作为文学作品,“阅微”确有一定的研究价值与可读性。

但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原来自己并不是在赶装模作样的中学课外研究论文,而是在推广一本受同人女欢迎的正常向读物,所以正儿八经的介绍部分到此结束,再没有必要继续作考据状道貌岸然下去。“阅微”一度极其风靡是有缘由的,其语言朴素淡雅,亦庄亦谐,较为浅显,即使放到现代,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读者都能在没有注解的条件下把它当作消遣小说来读——并且以现代的眼光来看,书中反复出现的那些说教模样摇头晃脑呼之欲出的句子,也相当能制造笑果——又因为不够浅显,不像《金瓶梅》那样由于通俗得太过招摇而被枪打出头鸟,所以市面上能买到的,几乎都是毫无删节的全本(并且通常是夹在四书五经三言二拍中间作为青少年课外必读系列出售)。再加上涉猎广泛,内容包罗万千,描摹生动形象又点到为止,十分有利于大家锻炼想象力。全书计三十余万字,共二十四卷,近一千二百则笔记短文,实乃在五谷轮回之所消磨时间的必备良品。下面且节录部分权充预告片,以供大家举一反三,阅微知著:

首先要全文摘录提纲挈领的,是凡同性恋史考据必然提及的著名段落:

【杂说称娈童始黄帝,殆出依托。比顽童始见《商书》,然出梅赜伪古文,亦不足据。《逸周公》称“美男破老”,殆指是乎?《周礼》有不男之讼,注谓天阉不能御女者。然自古及今,未有以不能御女成讼者;经文简质,疑其亦指此事也。凡女子淫佚,发乎情欲之自然。娈童则本无是心,皆幼而受绐,后势劫利饵言。相传某巨室喜狎狡童,而患其或愧拒,乃多买瑞丽小儿未过十岁者;与诸童媟戏时,使执烛侍侧。种种淫状,久而见惯,视若当然。过三数年,稍长可御,皆顺流之舟矣。】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作者记录了一个反受为攻(年下攻)的故事:

从前有个姓杨的年轻人,担心自己的美貌会引发犯罪,于是就练了一身好功夫,“十六七时,已可敌数十人。”后来他去赶考,被俩陌生回人强拉进酒店,他知道对方不怀好意,姑且赶着贵的菜点,大吃了一顿。然后俩回人把他拐到一座空庙里,“左右狭坐,遽拥于怀。”结果反被杨生按倒在地踩住背然后捆绑,把刀架在脖子上,“褫其下衣,并淫之”,且十分义正词严:“尔辈年近三十,岂足供狎昵!然尔辈污人多矣,吾为孱弱童子复仇也。”之后头发甩甩大步走开——可见正太养成之不易。

但即使养成了,麻烦事儿也不少,所以这里又有一个故事,教育正太控们不要太过痴迷:

且说有个书生心爱的娈童病死了,此后书生“梦寐见之,灯月下见之,渐至白昼亦见之”。于是他爸爸把他带到寺庙中去居住,指望鬼魂不敢跟来,但书生的白日见鬼症没有任何改观。后来老和尚跟他说佛理,曰“种种魔障,皆起于心。……但空尔心,一切俱灭矣。”无效。直说到美少年怎样烂成腐尸:“尔当思惟此童殁后,其身渐至僵冷,渐至洪胀,渐至臭秽,渐至腐溃,渐至尸虫蠕动,渐至脏腑碎裂。血肉狼藉,作种种色,其面目渐至变貌,渐至变色,渐至变相如罗刹,则恐怖之念生矣”;再说到正太如何变成兄贵乃至老头:“再思惟此童如在,日长一日,渐至壮伟,无复媚态,渐至癕癕有须,渐至修髯如戟,渐至面苍黧,渐至发斑白,渐至两鬓如雪,渐至头童齿豁,渐至伛偻劳嗽,涕泪涎沫,秽不可近,则厌弃之念生矣”直说到移情别恋,说到恃宠而骄(这些话真是老和尚说得出来的么?)……于是娈童的幻象“数日竟灭迹”——其实那书生应该用南条晃司的经典台词来回答然后转型做恋尸癖的呀。

所以为了长相厮守,比较方便的方法,还是找现成的:

话说明代天启年间,魏忠贤杀了裕妃,顺便就把她身边的宫女太监都送到东厂去SM至死。有两个小太监侥幸逃掉了,投奔到一个相识的商人家里去,于是商人对他们说:“君等声音笑貌,在男女之间,与常人稍异,一出必见获;若改女装,则物色不及。然两无夫之妇,寄宿人家,形迹可疑,亦必败。二君身已净,本无异妇人,肯屈意为我妻妾,则万无一失矣。”小太监们走投无路,只好答应了。商人就给他们买衣服、打耳洞、裹脚……数月之后,俨然包装成了俩人造美女,然后带回老家,说是在京城娶的。“二人感主人再生恩,故事定后亦甘心偕老。”从此,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缘分一旦错过了,就只好靠别的方法来补偿:

某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花匠,晚上跟大家挤在一间房里睡觉,“忽闻其哑哑作颤声,又呢呢作媚语,呼之不应”,有光线的时候,还能看见“其布衾蠕蠕掀簸,如有人交接者”。类似的情况时常出现,人们就知道他鬼迷心窍了。后来他自己也无法隐瞒,只好告诉别人说,一开始是遇见一个很眼熟但认不出来的小伙子,然后对方对他说:“我们四辈子之前是好朋友,后来你仗土豪的势力抢了我的田地,我去告官反而遭鞭打,最后郁闷至死,死后告到冥官那里,被判“当以欢喜解冤”。让你给我做二十年老婆。但我罪孽深重,后来投胎做了狐狸,(你我之间的姻缘)还差四年才算完,等到我修炼成人型,你已经投胎转世成现在这样了。我不能等你再投胎成女人,“便乞相偿,完此因果。”老花匠刚刚觉得惊吓,就中了法术,“惘惘然如醉如梦,已受其污”。从此那狐精每天都来,有时一次,有时两次。有天晚上,与老花匠同屋的人们,“初闻狎昵声,渐闻呻吟声,渐闻悄悄乞缓声,渐闻切切求免声;至鸡鸣后,乃噭然失声。”突然梁上有人大笑道:“这就足够抵我被抽的三十下了。”从此狐精再也没来。后来人们修房子的时候,看见梁上都是粉笔画的圈,十圈为一行。共有一千一百四十圈,正好是四年经过的日数。“乃知为所记淫筹,计其来去不满四年,殆以一度抵一日矣。”

但对这样的行为,作者直白地表示了他的不理解:

其一:吉木萨(地名)屯兵张鸣凤调守卡伦(地名),驻地靠近一片菜园。园里的老菜农六十来岁,有一次遇到风雨,就在卡伦驻地借宿。有天晚上,“鸣凤醉以酒而淫之”。老菜农醒来之后很怒,去他上司那里告他。“验所创,尚未平”。于是报告给上级,扣了张鸣凤的口粮。当时张鸣凤刚刚二十岁。作者评论道:“《因树屋书影》记仙人马绣头事,称其比及顽童,云中有真阴可采。是容成术非但御女,兼可御男。然采及老翁,有何裨益?即修炼果有此法,亦邪师外道而已,上真定无此也。”

其二:快六十岁的一位老农民有天独行遇雨,电闪雷鸣之际,有一条龙探爪按他的斗笠。他以为自己做了坏事,当受天诛,吓得仆倒在地。然后龙撕碎了他的裤子,他以为龙是要脱掉他的衣服然后惩罚他。没想到龙“捩转其背,据地淫之。稍转侧缩避,辄怒吼,磨牙其顶”。老农怕被它吃掉,趴在地上不敢动弹。这样过了约一小时,龙才随着一声雷响离开了。而老农“呻吟塍上,腥涎满身”。幸好他儿子拿着蓑衣来接他,才把他背了回去。回家之后一开始老农还想隐瞒,“既而创甚,求医药,始道其实”。对此,作认为“耘苗之候,饁妇众矣,乃狎一男子,牧竖亦众矣,乃狎一衰翁。此亦不可以理解者。”

所以作者以此劝诫读者,无非是想说明,人应该有自制力:有个木工的儿子,十四五岁,美少年,读书也很聪明。有一日他从乡塾独自回家,遇到道士对他念咒,于是他就不由自主地跟着道士走。走到山边一间草房里,道士又对他念咒,他才恢复了神智,但不能说话也动弹不得。道士再念咒,他的衣服就自动脱下来了。于是道士“掖伏榻上,抚摩偎倚,调以媟词”,刚刚脱了衣服靠近他,却突然跳起来问自己“修道二百馀年,乃为此狡童乎?”但想了好久,又躺在他旁边,“周身玩视,慨然曰:‘如此佳儿,千载难遇。纵败吾道,不过再炼气二百年,亦何足惜!’奋身相逼,势已万万无免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道士又掉头自言自语说,“两百年的辛苦,也是很不容易的”。如此这般地折腾了许久,道士突然抽出墙上挂的短剑刺自己的胳膊,血如泉涌,接着靠在墙上呻吟了一顿饭功夫,才丢下剑对美少年说:“尔几败,吾亦几败,今幸俱免矣。”又对他念了个咒。美少年顿时觉得如解束缚,连忙爬起来穿衣服。于是道士把他带出门,告诉他回去的路。然后口吐火焰,自焚草庵,人也转眼就不见了。

相关阅读

云鬟酥腰

镜里片

破云2吞海

淮上

双程

倪匡

黑莲花攻略手册

白羽摘雕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