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阳杂俎

段成式 362人读过 全本




最新章节:●续集卷十·支植下

全部章节目录
提要
●序
●卷一·忠志
●卷一·礼异
●卷一·天咫
●卷二·玉格
●卷二·壶史
●卷三·贝编
●卷四·境异
●卷四·喜兆
●卷四·祸兆
●卷四·物革
●卷五·诡习
●卷五·怪术
●卷六·艺绝
●卷六·器奇
●卷六·乐
●卷七·酒食
●卷七·医
●卷八·黥
●卷八·雷
●卷八·梦
●卷九·事感
●卷九·盗侠
●卷十·物异
●卷十一·广知
●卷十二·语资
●卷十三·冥迹
●卷十三·尸穸
●卷十四·诺皋记上
●卷十五·诺皋记下
●卷十六·广动植之一
●卷十七·广动植之二
●卷十八·广动植之三
●卷十九·广动植类之四
●卷二十·肉攫部
●续集卷一·支诺皋上
●续集卷二·支诺皋中
●续集卷三·支诺皋下
●续集卷四·贬误
●续集卷五·寺塔记上
●续集卷六·寺塔记下
●续集卷七·金刚经鸠异
●续集卷八·支动
●续集卷九·支植上
●续集卷十·支植下
作品导读

作者简介

段成式(?—863年),字柯古,临淄邹平(今山东邹平县)人。唐代文学家。系唐朝开国功臣段志玄裔孙。会昌段成式三年(843),为秘书省校书郎,精研苦学秘阁书籍,累迁尚书郎、吉州刺史。大中七年(853)归京,官至太常少卿,咸通初年,出为江州刺史。免官后寓居襄阳,与温飞卿、余知古、韦蟾、周繇等时相唱和。咸通四年(863)六月卒。博闻强记,能诗善文,在文坛上与李商隐、温庭筠齐名。因三人均排行十六,故时人号其诗为“三十六体”。一生著述甚多,有《酉阳杂俎》20卷、《续杂俎》10卷、《卢陵官下记》20卷、《汉上题襟集》3卷、《鸠异》1卷、《锦里新闻》2卷、《破虱录》1卷、《诺臬记》1卷。其《酉阳杂俎》为唐人笔记中著名作品,被后世誉为“小说之翘楚”。其所著诗词,《全唐诗词》和《全唐诗》中,收录30多首;其所著文,《全唐文》中,收录11篇。清人辑有《段成式集》。

内容简介

《酉阳杂俎》唐代小说,作者是段成式。

作为笔记小说集,有前卷20卷,续集10卷。这本书的性质,据作者自序,“固役不耻者,抑志怪小说之书也”。所记有仙佛鬼怪、人事以至动物、植物、酒食、寺庙等等,分类编录,一部分内容属志怪传奇类,另一些记载各地与异域珍异之物,与晋张华《博物志》相类。其所记述,或采缉旧闻,或出自己撰,“多诡怪不经之谈,荒渺无稽之物,而遗文秘籍,亦往往错出其中,故论者虽病其浮夸,而不能不相征引”(《四库全书总目》)。其中不少篇目颇为隐僻诡异,如记道术的叫《壶史》,钞佛书的叫《贝编》,述丧葬的叫《尸穸》,志怪异的叫《诺皋记》等等。续集中有《寺塔记》2卷,详述长安诸佛寺的建筑、壁画等情况,保存了许多珍贵史料,每为后代编长安史志者所取资。

短评

《酉阳杂俎》散落在《撒马尔罕的金桃》的引文和脚注中,像一根细而长的金丝,在锦缎上闪烁不定。那时,在我的想象中,《酉阳杂俎》是一本秘密的书,它有一种魔鬼的性质,它无所不知,它收藏了所有黑暗、偏僻的知识。

(我断定,王小波肯定读过《酉阳杂俎》,我甚至看见,在博尔赫斯的图书馆里,在月光伸不到的角落, 也有一本《酉阳杂俎》。)

后来我得到了这本书,但那是铅字横排本,一种大众的、工业的气息损伤了它的魔力,这不是魔鬼的书,而是公司职员或公务员的书。所以,我的梦想之一就是拥有一部明版的《酉阳杂俎》,借着昏黄的烛光读,同时风雨敲窗。

(矫情而且腐朽。)

于是,你就感到世界多么广大深微,风中有无数秘密的、神奇的消息在暗自流传,在人与物与天之间,什么事是曾经发生的?什么事是我们知道的或不知道的?

比如,盐的知识:

昆吾陆盐周十余里,无水,自生末盐,月满则如积雪,味甘;月亏则如薄霜,味苦;月尽则全尽。

(我们在品尝月光吗?)

比如,关于一种遥远的树:

大食西南二千里有国,山谷间树枝上,化生人首,如花,不解语。人借问,笑而已,频笑辄落。

(大食为古阿拉伯,西南两千里应是非洲,如花的脸挂满树梢,他们在银子一般的笑声中飘落。)

比如,关于老虎的死亡:

虎初死,记其头所藉处,候月黑夜掘之。深二尺当得物如琥珀,盖虎目光沦入地所为也。

(老虎绝望的目光凝固为物质,金黄、透明。)

——所有诸如此类的知识都透露了世界的某种不为人知的本质,这种本质在此时已经消散。

鲁迅读过《酉阳杂俎》,他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写道:此书"或录秘书,或叙异事,仙佛人鬼,以至动植,弥不毕载,以类相聚,有如类书。虽源或出于张华《博物志》,而在唐时,则犹独创之作?

(《故事新编》中那颗令人惊骇的人头在古中国的夜空中飞翔,《酉阳杂俎》载:"晋朱桓有一婢,其头夜飞。"那女子一定有飘逸的长发。)

“类书”,一般的解释是古代中国的“百科全书”。但两者形式上或有相似,基本精神却判然有别,百科全书意在"启蒙",用理性对世界进行澄清、整理,而类书则汇集所有的奇谈怪论和奇思妙想,所有的猜测、幻觉、传言和胡说。百科全书是"正确"的,它已经照耀全世界,但是,正确的生活是贫瘠的生活,正如正确的头脑是无趣的头脑,类书所保存的世界仍在理性的背面浮动,容纳人类千变万化、无穷无尽的错误。

(两部著名的类书:《太平广记》和《太平御览》是由宋太宗倡议编纂的,我因此对该皇帝怀有敬意,他 对人类生活的复杂性有着宽阔明智的理解。)

本雅明曾梦想撰写一部全由引文构成的书,而类书正是引文之书。但编纂类书通常是浩大的集体工程,在官方组织下,一群饱学之士从所有的书中搜捡只言片语、零砖剩瓦,然后构筑一个所指涣散的宏大文本。

而《酉阳杂俎》却由一人独自完成,他是段成式,生当残阳如血的晚唐,当过秘书省校书郎,官至太常少卿,得以浏览浩瀚的皇家藏书,又因为迭任刺史,行万里路,想必听了无数奇闻异事、流言蜚语。那时,类书的概念尚未形成,他只是怀有一种荒唐的激情,在他的想象中,许许多多的古时圣贤、后世大儒和史学家,他们在共同撰写一部大书,在这部书中阐述和描绘人类在白天、在阳光下的清醒生活,但是,他将在这部书的背面全面记录人的黑夜,黑夜的美妙、迷狂、恐怖和神秘,人在黑夜里放纵的怪癖……

(中国散文的这一脉,现代以来早已丢失殆尽,如今居然有人告诫你散文不能虚构,他们没读过《庄子》吗?)

所以,《酉阳杂俎》是黑夜之书。

作为类书,《酉阳杂俎》并不纯正,其中有大量个人创作的成分,即使是引文也经过了段成式的重述。一千多年前的夜里,这个人卧于榻上,他似乎沉于幽蓝的水底,他透过荡漾的水凝望星空,每当一颗流星划过,他就翻身而起,匆匆写下几行字,然后把字条纳入一个五彩斑斓的锦囊……

(段成式有点像现代的网民。)

然后,在2002年的一个夜晚,我看到另一个唐朝,唐朝背面的唐朝。

——一个狂热、刚猛的诗歌爱好者在身上刺满了白居易的诗篇和插图:

荆州街子葛清,勇不肤挠,自颈以下,遍刺白居易舍人诗。成式尝于荆客陈至呼观之,令其自解,背上亦能暗记。反手指其札处,至"不是此花偏爱菊",则有一人持杯临菊丛。又"黄夹缬林寒有叶",则指一树,树上挂缬,缬窠锁胜绝细。凡刻三十余首,体无完肤。

(啥是“cool”啊,这就是了。)

——据说,地里的瓜是忌香气的,因此一场巨大的瓜灾发生了:

郑注大和初赴职河中,姬妾百余尽骑,香气数里,逆于人鼻。是岁自京至河中所过路,瓜尽死,一蒂不获。

(疯狂的香,瓜因窒息而死。)

——黄昏,一个女人被怪物吞噬了头颅:

柳氏露坐逐凉,有胡蜂绕其首面,柳氏以扇击堕地,乃胡桃也。柳氏遽取玩之掌中,遂长,初如拳、如碗,惊顾之际,已如盘矣。曝然分为两扇,空中轮转,声如分蜂,忽合于柳氏首。柳氏碎首,齿着于树。

相关阅读

伪装学渣

木瓜黄

和前夫的星期六

柚子多肉

长安十二时辰

马伯庸

变形记

卡夫卡

十宗罪

蜘蛛

楚汉传奇

王培公 王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