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旧事

周密 651人读过 全本




最新章节:卷十·约斋桂隐百课

全部章节目录
卷一·庆寿册宝
卷一·四孟驾出
卷一·大礼 南郊 明堂
卷一·登门肆赦
卷一·恭谢
卷一·圣节
卷二·御教
卷二·燕射
卷二·公主下降
卷二·唱名
卷二·元正
卷二·立春
卷二·元夕
卷二·舞队
卷二·灯品
卷二·挑菜
卷二·进茶
卷二·赏花
卷三·西湖游幸 都人游赏
卷三·放春
卷三·社会
卷三·祭扫
卷三·浴佛
卷三·迎新
卷三·端午
卷三·禁中纳凉
卷三·都人避暑
卷三·乞巧
卷三·中元
卷三·中秋
卷三·观潮
卷三·重九
卷三·开炉
卷三·冬至
卷三·赏雪
卷三·岁除
卷三·岁晚节物
卷四·故都宫殿
卷四·乾淳教坊乐部
卷五·湖山胜概
卷六·诸市
卷六·瓦子勾栏
卷六·酒楼
卷六·歌馆
卷六·赁物
卷六·作坊
卷六·骄民
卷六·游手
卷六·市食
卷六·果子
卷六·菜蔬
卷六·粥
卷六·鲊羓
卷六·凉水
卷六·糕
卷六·蒸作从食
卷六·诸色酒名
卷六·小经纪 他处所无者
卷七·乾淳奉亲
卷八·车驾幸学
卷八·人使到阙
卷八·宫中诞育仪例略
卷八·册皇后仪
卷六·诸色伎艺人
卷八·皇后归谒家庙 用咸淳全后
卷八·皇子行冠礼仪略
卷九·高宗幸张府节次略
卷十·官本杂剧段数
卷十·张约斋赏心乐事 并序
卷十·约斋桂隐百课
作品导读

内容简介

关于追忆汴京繁盛,详录岁时宴赏、士女奢华的作品,从宋朝开始,至元明清三代,不绝如缕,《武林旧事》无疑是其中最成功也最有价值者之一。书中涉及大量文化史信息,极为古典文学与历史的研究者、爱好者所珍视。

短评

宋朝的偏安,之于北宋人来说是沉重的悲哀,但靖康之变却像一把锋利的刃划开了一个鲜红又丰盛的时代。南迁,接踵而来的是悄无声息的静默。

江南的山水,秀丽,清洌,含蓄。前几年去了杭州,的确是我意料之外的沉静,清晨站在西湖边上我想起了宋画里的那幅《西湖全景图》,带着云雾的墨痕。我若是宋高宗,必然是不愿回去的。

《武林旧事》,作者周密。买得这本书纯粹是一个偶然。我喜欢赵孟頫,有关他的一切都引起我的关注,而他与周密交情甚好,还曾画过一幅《鹊华秋色图》赠予他,看到这本书躺在书架上时,我仿佛看到它在向我招手。那时我并不知道书的内容,以为“武林”是江湖上的闲暇杂事。我还想周密一个文人怎么会写这个东西——最终带着这样的疑惑把它买下来完全是赵孟頫的影响力。之后它被一直搁置在书柜上,对于偶然的东西,我总是带有遗忘的意识。某天晚上坐在床头翻《诗经》,外面的鸟嘎嘎地叫起来,粗嗄难听,带着深夜呼呼的风声,像是要把我扯去千年以前。突然对手上的书失去兴趣,抬头搜索书柜时看到了它。

今年年初,又把它重读了一遍。“武林”是杭州的旧称,作者周密是南宋时期的人——却死在了元朝。出生名门但来不及享受南宋朝廷带给他的恩泽,在他终于任命为县令的当年,元军攻入临安,倾覆了持续三百多年的大宋王朝。他从此失了官位,也失了国家,对于一个从小朝歌暮嬉,酣玩岁月,不知承平乐事为难遇的人来说,这不只是漂泊无依的痛苦。他写这本书来纪念曾经的盛世堂皇,或许不仅是纪念,“著其盛,正著其所以衰”。这本就是时代兴衰的正常更替,而他隔着历史的玻璃墙奋力大声喊着:“后之览者,能不兴忾我寤叹之悲乎?”他笑视,沉默,悲吟。我看到这里只想掉眼泪。人总该有自己的坚持,尤其当失去的时候,这种坚持就变得更加深刻和肆无忌惮起来。

《武林旧事》大部分的笔墨都用在了描写市井杂客,民彝风俗,湖山盛概上,之中或有勾勒宫廷礼节,生活祭祀。比起同样题材的《东京梦华录》,《武林旧事》的词章典句显得更为精妙。前者着重刻画北宋之盛况,教科书一般呈现给人们,后者在描写以外多出了一层微妙的保留,像蜡烛燃烧剩下的烛油,妥帖地摆在那里。

史书喜欢记载细微的事情,例如某年某天某个村子下了一场流星雨,皇宫后院的桃花在某个冬天开了,这些细小的事情却附着在一个宏观的角度上,是历史的横截面,至于在皇帝重大的生日宴会上有什么歌舞曲目——这个是不会记载的。而《武林旧事》满足了人们这一部分不重要却不能缺少的兴趣。他写诸市,酒楼歌馆,瓦子勾栏,作坊,小经济,伎艺人,这种活生生的世俗气息带着久远潮湿的土壤芬芳扑面而来,我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了。“锵,锵,锵”,哪里有吆喝声起,有不入勾栏的路歧人在街边宽阔处做场子(路歧人即是流动演出的伶人),或有游手奸黠在等待得手的机会,炎暑酷热下在西湖里“敞大舫,设蕲簟,高枕取凉,栉发快浴”的好事者,元宵节繁杂奇异的灯展,各色各样的市食……杭州成就了南宋,南宋赋予了杭州新的风韵。

在《进茶》一篇里他描写了宋朝皇家进贡新茶的细节,“皆方寸小夸(夸为量词),进御止百夸,护以黄罗软盝,藉以青箬,裹以黄罗夹复,臣封朱印,外用朱漆小匣镀金锁,又以细竹丝织笈贮之,凡数重”,总之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装,唯恐当今圣上有何不满。从此不难看出古人骨子里的精致。古人喜欢繁复冗杂的细节来彰显仪式感,连鞋底都要绣上层层叠叠的花纹,宴会上的盛服更是讲究得襞积褰绉,什么仪式该穿什么,要是烦劳个两三小时也是在所不惜的。《武林旧事》有不少关于服装的记载,每当皇宫盛大活动,开篇都要介绍他们的着装仪卫,篇幅之多。中国人热闹,皇帝们也爱热闹,百姓们爱看自己永远够不着的皇宫里的热闹,皇帝看百姓们团簇颂赞自己的热闹,“珠翠锦绣,绚烂于二十里间,虽寸地不容间也”。而我喜欢热闹,如果世上有不散的宴席,我想我会更喜欢它。

在《进茶》的篇末,他写到“翰林司例有品尝之费,皆漕司邸吏赂之,间不满欲也”,他从常人的侧面写茶之味美,不长的文字,点到即止。让我想起了中国画里恰到好处的留白,和古琴曲里不动声色的轻盈,而我最喜欢《武林旧事》的地方就在这里。

他写西湖观潮,“玉城雪岭,际天而来,大声如雷霆,震撼激射,吞天沃日,势极雄豪”,校阅水军后却“烟消波静,则一舸无迹”。中国的古典文学大多将最终的结局指向虚无,狡猾的是,他们总在大肆渲染繁华的景象,让我们感觉到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可爱的,然后在结尾给一个青灯永夜,寒山寂石的缥缈——有与无本就是相生的。

书翻到结尾,像是到了放电影最后的字幕,周密引了张镃的两篇文章做结,我看到其中所录并序里的那段“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一旦相逢,不为生客”时,有一种开天辟地的释怀。

行笔至此,我忽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读《武林旧事》时写的一首诗:

參辰已没月阑珊,窗晓灯寒杯盏残。

醉梦舞人衣佩缓,当年几度晤言欢。

相关阅读

阴阳师

梦枕貘

云鬟酥腰

镜里片

围城

钱钟书

笑傲江湖

金庸

恃君宠

纷纷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