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部,我有件事要与你商量一下。”

翌日晚上九点钟时,黑星警部正要离开警署,竹内刑警便叫住了他。见竹内一副极认真的表情,黑星的心里打起鼓来。

“案件有进展了?”

“没有,不是那件事……”

竹内结巴了,不久他便像下了决心似地说道。

“想和你谈谈我私人的事。”

“私人的事?”

“怎么样?现在去我家?”

“你那脏兮兮的家!”

黑星警部叹了口气。

竹内居住在离白冈车站只有几分钟路程的廉价住宅里。那是一幢简易的二层木造建筑。隔壁还有同样的建筑。竹内住在一楼,从房间的窗口只看得见木造的墙壁。

“房间确实有些脏……”

在竹内的住宅里,竹内对黑星警部的讽刺毫不介意。

“你要谈什么?”

竹内的脸稍稍泛红,咳嗽着说道:“其实……我爱上了一个人……”

“嘿,你有意中人了?”

黑星警部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他装作不知道。

“那么,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对方是我们的同事。双方都是警察,所以我们的婚姻会不会有什么妨碍,想和你商量商量。”

“嘿,是同一单位的婚姻?”

“她向我求婚了。”

竹内说出了令黑星警部感到意外的事。

“什么?是女方向你求爱的?时代真的变了呀。那么,对方是谁?”

“这……这……”

竹内低下头,吞吞吐吐地。

“其实……”

“听到后会使人大吃一惊的人?”

“……也许……”

“你喜欢她吗?”

“……当然。我很爱她。不过,还有许多问题,如经济之类……她要我最迟明天给她回音。”

竹内这副懦弱的模样,也许反而会煽起了女人母性的本能。

黑星警部徒感一阵焦灼,问:“对方是谁呀?”

“这……这……”

竹内含糊其辞了。

“我们喝着酒谈吧,我出去买酒。”

竹内这么说完,便慌里慌张地走出了房间。

黑星警部呈“大”字躺在有些脏的席子上,对老天爷的不公平有些不满。我也想结婚呀!可是命运的女神只是对别人露出笑脸,怎么也不肯向我微笑。

一天奔波下来,他觉得累了,正感到昏昏沉沉时,电话铃响了。黑星警部睡意朦胧地探摸着听筒,将听筒按在耳朵上。

“喂,我是黑……”

他刚说到这里,对方女人的声音就打断了他的话。对了!这里不是我的家!他不知不觉地以为是在自己的家里,正要自报姓名。

“喂喂,你是竹内君?”

女人的嗓音有些亢奋。是谷川志保的声音。

“这……这……”

“我是想问你,那件事情,你考虑过吗?”

事到如今,他很难再能说出自己是黑星,他沉默着。

“你没有想到我会向你求婚,你吓坏了吧。不过,我是真心的呀。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可以对我说呀!我这样喜欢上一个人,还是第一次。喂,竹内君,你听着吗?你究竟喜不喜欢我?”

他非常羡慕被女人追恋着的竹内。他越听越觉得难受,因此他只好打断了对方的话。

“我不是竹内君。我是竹内君的同事,他出去一次,马上就回来。”

听筒里传来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但黑星警部继续没好气地说道:

“你那些多情的话,还是去向竹内君说吧。他回来后,我让他打电话给你。”

黑星警部刚挂了电话,竹内便推开房门,提着尼龙袋走了进来。

“警部,刚才有电话打来过吗?”

“有过。是你女朋友打来的。”黑星警部心情忧闷地说道。

“真的?”

“她把我当成是你了……”

这时,黑星警部的头脑里闪现了一丝灵感:这一小小的误解,若当作不在现场的假证……

第一时间更新《七口棺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