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海花

曾朴 934人读过 全本




最新章节:第三十五回 燕市挥金豪公子无心结死士 辽天跃马老英 ...

全部章节目录
前言
第一回 一霎狂潮陆沉奴乐岛 卅年影事托写自由花
第二回 陆孝廉访艳宴金阊 金殿撰归装留沪渎
第三回 领事馆铺张赛花会 半敦生演说西林春
第四回 光明开夜馆福晋呈身 康了困名场歌郎跪月
第五回 开搏赖有长生库 插架难遮素女图
第六回 献绳技唱黑旗战史 听笛声追白傅遗踪
第七回 宝玉明珠弹章成艳史 红牙檀板画舫识花魁
第八回 避物议男状元偷娶女状元 借诰封小老母权充大 ...
第九回 遣长途医生试电术 怜香伴爱妾学洋文
第十回 险语惊人新钦差胆破虚无党 清茶话旧侯夫人名 ...
第十一回 潘尚书提倡公羊学 黎学士狂胪老鞑文
第十二回 影并帝天初登布士殿 学通中外重翻交界图
第十三回 误下第迁怒座中宾 考中书互争门下士
第十四回 两首新诗是谲官月老 一声小调显命妇风仪
第十五回 瓦德西将军私来大好日 斯拉夫民族死争自由 ...
第十六回 席上逼婚女豪使酒 镜边语影侠客窥楼
第十七回 辞鸳侣女杰赴刑台 递鱼书航师尝禁脔
第十八回 游草地商量请客单 借花园开设谈瀛会
第十九回 淋漓数行墨五陵未死健儿心 的烁三明珠一笑 ...
第二十回 一纸书送却八百里 三寸舌压倒第一人
第二十一回 背履历库丁蒙廷辱 通苞苴衣匠弄神通
第二十二回 隔墙有耳都院会名花 宦海回头小侯惊异梦
第二十三回 天威不测蜚语中词臣 隐恨难平违心驱俊仆
第二十四回 愤舆论学士修文 救藩邦名流主战
第二十五回 疑梦疑真司农访鹤 七擒七纵巡抚吹牛
第二十六回 主妇索书房中飞赤凤 天家脱辐被底卧乌龙
第二十七回 秋狩记遗闻白妖转劫 春帆开协议黑眚临头
第二十八回 棣萼双绝武士道舍生 霹雳一声革命团特起
第二十九回 龙吟虎啸跳出人豪 燕语莺啼惊逢逋客
第三十回 白水滩名伶掷帽 青阳港好鸟离笼
第三十一回 抟云搓雨弄神女阴符 瞒凤栖鸾惹英雌决斗
第三十二回 艳帜重张悬牌燕庆里 义旗不振弃甲鸡隆山
第三十三回 保残疆血战台南府 谋革命举义广东城
第三十四回 双门底是烈女殉身处 万木堂作素王改制谈
第三十五回 燕市挥金豪公子无心结死士 辽天跃马老英 ...
作品导读

作者简介

曾朴(1872~1935)中国清末民初小说家,出版家。家谱载名为朴华,初字太朴,改字孟朴(曾孟朴),又字小木、籀斋,号铭珊,笔名东亚病夫。江苏常熟人,出身于官僚地主家庭。近代文学家、出版家。曾朴于1902年至1903年间在沪经营丝业失败,遂于1904 年与丁初我、徐念慈创办小说林社,大量发行译、着小说以鼓荡新风气,其中也包括金松岑等编着的鼓吹民族革命思想的作品。曾朴早年虽是个旧式举人,但却十分厌恶封建科举制度;在其少时所作《赴试学院放歌》中就痛切揭露清廷科场视士子如盗贼的现象,对那些孜孜攻读八股文章钻营功名利禄的文士表示鄙夷。

内容简介

《孽海花(插图本)》是一部未完成的优秀小说,深受欢迎,又存有悬念,清末即有人续作;其中陆士谔在宣统末年就接续小说林本二十回写成了六十二回本,因涉讼焚版,也没有得到曾朴本人的认同。燕谷老人张鸿的《续孽海花》,接续三十回本增写三十回,编成第十六卷至第三十卷合为六十回,写到庚子八国联军进北京。他是曾朴的同乡,又是同文馆同学,同任内阁中书,经历相仿;又就续书与曾朴商量过,曾朴寄以希望。为了理解《孽海花》简单介绍一下作者的生平。曾朴(1872-1935),字孟朴,号籀斋,笔名东亚病夫。出身于士人之家,家在人文荟萃的苏州府常熟。

短评

曾朴写出《孽海花》,一时大受追捧,位列畅销书榜更勇夺文名。虽蔡元培忿忿称“赛金花不过是美貌与色情狂,一无其他”,却不知世人最爱读正在于此,一个奇突的妓女,一场烟火的表演,更加上前世冤孽今生情仇,敷衍出一出孽海情天的迷梦。读〈孽海花〉第一章宛如又见《石头记》太虚幻境篇,奇谲香艳,煞是勾人。

王德威先生评述〈孽海花〉,一改知识分子名士沦落说的惯性思维,重心完全押在赛美人身上,分析文章写得鬼气森森,妖娆逼人。如我这样的学院派扯皮主义分子,则更是要偷偷挑着书里的艳丽篇章来读,看赛美人话锋犀利,脂粉飘香,教训得那懦弱男郎目瞪口呆,更令得金夫人都要叹“我见忧怜”,真真是何等风情万种。所谓放诞的美人,这一词概括得极好,如〈金瓶梅〉里的潘金莲、白先勇笔下的尹雪艳一般,活泼泼的,周身都散着迷迭香,一颦一笑皆浓墨重彩。此等女子,不足为千古良妇贞女,却活色生香,叫人留连。

相形之下,虽然〈孽海花〉主旨不脱政治,第一回篇目更硬生生改成了自由花如何如何,但那一帮名士才子聚在一起,却端的言语乏味、面目可憎。乱世里虚弱的男人,不保的家国,飘摇的河山,空洞无当的时政议论和做作不堪的名士派头皆令人掩鼻而过。不知道阮籍老先生会不会地下长叹一声:时无英雄,使女子成名?

从神女到女神,虽然鲁迅定要讥笑赛金花为“九天护国娘娘”何等可笑,我却看这迷乱世间众生相颇有意趣。一个荒谬的世界里一出荒谬的闹剧,压抑着的与喷薄出的笑声,呼啦啦地弥漫着,且看那大厦倾颓。笑比泪水更具有解构的力量,铺排纵横的荒诞比正襟危坐的批判更见犀利,文字本身如同脱缰野马,离开了写作者涕泪纵横的家国苦难叙述,却活画出好一幅荒诞绝伦,却又精彩绝伦的世间图景。

不过话说回来,小说之道,原本便是纪实与虚构的游戏,偏有人从字里行间抠出李鸿章家史来,倒惹得张爱玲小姐不悦,怪曾朴不过是文人戏弄文字,当不得张佩纶真事。更有趣是现实中的赛金花美人迟暮,门前冷落不堪寂寞,遂找出媒体八卦小报来,状告曾朴在书中对她太多歪曲丑化——只是因为当年求爱未遂。

曾朴哭笑不得,怒道:姐姐你艳名远播之时,我还不过是不足十岁的少年。如何来求爱之说?

我看得捧书大笑。如此赛美人堪为饶颖张珏先驱,深谙媒体炒作之道,怪道能艳帜高张,果然红颜已老人不老,可鄙得颇见可爱。

相关阅读

小乖张

八月糯米糍

默读

priest

谁把谁当真

水千丞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尼·奥斯特洛夫斯基

白色橄榄树

玖月曦

了不起的盖茨比

菲茨杰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