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

张廷玉 833人读过 全本




最新章节:附录

全部章节目录
卷一·本纪第一·太祖一
卷二·本纪第二·太祖二
卷三·本纪第三·太祖三
卷四·本纪第四·恭闵帝
卷五·本纪第五·成祖一
卷六·本纪第六·成祖二
卷七·本纪第七·成祖三
卷八·本纪第八·仁宗
卷九·本纪第九·宣宗
卷十·本纪第十·英宗前纪
卷十一·本纪第十一·景帝
卷十二·本纪第十二·英宗后纪
卷十三·本纪第十三·宪宗一
卷十四·本纪第十四·宪宗二
卷十五·本纪第十五·孝宗
卷十六·本纪第十六·武宗
卷十七·本纪第十七·世宗一
卷十八·本纪第十八·世宗二
卷十九·本纪第十九·穆宗
卷二十·本纪第二十·神宗一
卷二十一·本纪第二十一·神宗二
卷二十二·本纪第二十二·熹宗
卷二十三·本纪第二十三·庄烈帝一
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四·庄烈帝二
卷二十五·志第一·天文一
卷二十六·志第二·天文二
卷二十七·志第三·天文三
卷二十八·志第四·五行一
卷二十九·志第五·五行二
卷三十·志第六·五行三
卷三十一·志第七·历一
卷三十二·志第八·历二
卷三十三·志第九·历三
卷三十四·志第十·历四
卷三十五·志第十一·历五
卷三十六·志第十二·历六
卷三十七·志第十三·历七
卷三十八·志第十四·历八
卷三十九·志第十五·历九
卷四十·志第十六·地理一
卷四十一·志第十七·地理二
卷四十二·志第十八·地理三
卷四十三·志第十九·地理四
卷四十四·志第二十·地理五
卷四十五·志第二十一·地理六
卷四十六·志第二十二·地理七
卷四十七·志第二十三·礼一
卷四十八·志第二十四·礼二
卷四十九·志第二十五·礼三
卷五十·志第二十六·礼四
卷五十一·志第二十七·礼五
卷五十二·志第二十八·礼六
卷五十三·志第二十九·礼七
卷五十四·志第三十·礼八
卷五十五·志第三十一·礼九
卷五十六·志第三十二·礼十
卷五十七·志第三十三·礼十一
卷五十八·志第三十四·礼十二
卷五十九·志第三十五·礼十三
卷六十·志第三十六·礼十四
卷六十一·志第三十七·乐一
卷六十二·志第三十八·乐二
卷六十三·志第三十九·乐三
卷六十四·志第四十·仪卫
卷六十五·志第四十一·舆服一
卷六十六·志第四十二·舆服二
卷六十七·志第四十三·舆服三
卷六十八·志第四十四·舆服四
卷六十九·志第四十五·选举一
卷七十·志第四十六·选举二
卷七十一·志第四十七·选举三
卷七十二·志第四十八·职官一
卷七十三·志第四十九·职官二
卷七十四·志第五十·职官三
卷七十五·志第五十一·职官四
卷七十六·志第五十二·职官五
卷七十七·志第五十三·食货一
卷七十八·志第五十四·食货二
卷七十九·志第五十五·食货三
卷八十·志第五十六·食货四
卷八十一·志第五十七·食货五
卷八十二·志第五十八·食货六
卷八十三·志第五十九·河渠一
卷八十四·志第六十·河渠二
卷八十五·志第六十一·河渠三
卷八十六·志第六十二·河渠四
卷八十七·志第六十三·河渠五
卷八十八·志第六十四·河渠六
卷八十九·志第六十五·兵一
卷九十·志第六十六·兵二卫所
卷九十一·志第六十七·兵三
卷九十二·志第六十八·兵四
卷九十三·志第六十九·刑法一
卷九十四·志第七十·刑法二
卷九十五·志第七十一·刑法三
卷九十六·志第七十二·艺文一
卷九十七·志第七十三·艺文二
卷九十八·志第七十四·艺文三
卷九十九·志第七十五·艺文四
卷一百·表第一·诸王世表一
卷一百一·表第二·诸王世表二
卷一百二·表第三·诸王世表三
卷一百三·表第四·诸王世表四
卷一百四·表第五·诸王世表五
卷一百五·表第六·功臣世表一
卷一百六·表第七·功臣世表二
卷一百七·表第八·功臣世表三
卷一百八·表第九·外戚恩泽侯表
卷一百九·表第十·宰辅年表一
卷一百十·表第十一·宰辅年表二
卷一百十一·表第十二·七卿年表一
卷一百十二·表第十三·七卿年表二
卷一百十三·列传第一·后妃
卷一百十四·列传第二·后妃二
卷一百十五·列传第三
卷一百十六·列传第四·诸王
卷一百十七·列传第五·诸王二
卷一百十八·列传第六·诸王三
卷一百十九·列传第七·诸王四
卷一百二十·列传第八·诸王五
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九
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十
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十一
卷一百二十四·列传第十二
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十三
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十四
卷一百二十七·列传第十五
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十六
卷一百二十九·列传第十七
卷一百三十·列传第十八
卷一百三十一·列传第十九
卷一百三十二·列传第二十
卷一百三十三·列传第二十一
卷一百三十四·列传第二十二
卷一百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三
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二十四
卷一百三十七·列传第二十五
卷一百三十八·列传第二十六
卷一百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
卷一百四十·列传第二十八
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
卷一百四十二·列传第三十
卷一百四十三·列传第三十一
卷一百四十四·列传第三十二
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三
卷一百四十六·列传第三十四
卷一百四十七·列传第三十五
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三十六
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三十七
卷一百五十·列传第三十八
卷一百五十一·列传第三十九
卷一百五十二·列传第四十
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四十一
卷一百五十四·列传第四十二
卷一百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三
卷一百五十六·列传第四十四
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四十五
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六
卷一百五十九·列传第四十七
卷一百六十·列传第四十八
卷一百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
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五十
卷一百六十三·列传第五十一
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二
卷一百六十五·列传第五十三
卷一百六十六·列传第五十四
卷一百六十七·列传第五十五
卷一百六十八·列传第五十六
卷一百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
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五十八
卷一百七十一·列传第五十九
卷一百七十二·列传第六十
卷一百七十三·列传第六十一
卷一百七十四·列传第六十二
卷一百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三
卷一百七十六·列传第六十四
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六十五
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六十六
卷一百七十九·列传第六十七
卷一百八十·列传第六十八
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六十九
卷一百八十二·列传第七十
卷一百八十三·列传第七十一
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七十二
卷一百八十五·列传第七十三
卷一百八十六·列传第七十四
卷一百八十七·列传第七十五
卷一百八十八·列传第七十六
卷一百八十九·列传第七十七
卷一百九十·列传第七十八
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七十九
卷一百九十二·列传第八十
卷一百九十三·列传第八十一
卷一百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二
卷一百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三
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八十四
卷一百九十七·列传第八十五
卷一百九十八·列传第八十六
卷一百九十九·列传第八十七
卷二百·列传第八十八
卷二百一·列传第八十九
卷二百二·列传第九十
卷二百三·列传第九十一
卷二百四·列传第九十二
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三
卷二百六·列传第九十四
卷二百七·列传第九十五
卷二百八·列传第九十六
卷二百九·列传第九十七
卷二百十·列传第九十八
卷二百十一·列传第九十九
卷二百十二·列传第一百
卷二百十三·列传第一百一
卷二百十四·列传第一百二
卷二百十五·列传第一百三
卷二百十六·列传第一百四
卷二百十七·列传第一百五
卷二百十八·列传第一百六
卷二百十九·列传第一百七
卷二百二十·列传第一百八
卷二百二十一·列传第一百九
卷二百二十二·列传第一百十
卷二百二十三·列传第一百十一
卷二百二十四·列传第一百十二
卷二百二十五·列传第一百十三
卷二百二十六·列传第一百十四
卷二百二十七·列传第一百十五
卷二百二十八·列传第一百十六
卷二百二十九·列传第一百十七
卷二百三十·列传第一百十八
卷二百三十一·列传第一百十九
卷二百三十二·列传第一百二十
卷二百三十三·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卷二百三十四·列传第一百二十二
卷二百三十五·列传第一百二十三
卷二百三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四
卷二百三十七·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卷二百三十八·列传一百二十六
卷二百三十九·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卷二百四十·列传第一百二十八
卷二百四十一·列传第一百二十九
卷二百四十二·列传第一百三十
卷二百四十三·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卷二百四十四·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卷二百四十五·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卷二百四十六·列传第一百三十四
卷二百四十七·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卷二百四十八·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卷二百四十九·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卷二百五十·列传第一百三十八
卷二百五十一·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卷二百五十二·列传第一百四十
卷二百五十三·列传第一百四十一
卷二百五十四·列传第一百四十二
卷二百五十五·列传第一百四十三
卷二百五十六·列传第一百四十四
卷二百五十七·列传第一百四十五
卷二百五十八·列传第一百四十六
卷二百五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七
卷二百六十·列传第一百四十八
卷二百六十一·列传一百四十九
卷二百六十二·列传第一百五十
卷二百六十三·列传第一百五十一
卷二百六十四·列传第一百五十二
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一百五十三
卷二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五十四
卷二百六十七·列传第一百五十五
卷二百六十八·列传第一百五十六
卷二百六十九·列传第一百五十七
卷二百七十·列传第一百五十八
卷二百七十一·列传第一百五十九
卷二百七十二·列传第一百六十
卷二百七十三·列传第一百六十一
卷二百七十四·列传第一百六十二
卷二百七十五·列传第一百六十三
卷二百七十六·列传第一百六十四
卷二百七十七·列传第一百六十五
卷二百七十八·列传第一百六十六
卷二百七十九·列传第一百六十七
卷二百八十·列传第一百六十八
卷二百八十一·列传第一百六十九·循吏
卷二百八十二·列传第一百七十·儒林一
卷二百八十三·列传第一百七十一·儒林二
卷二百八十四·列传第一百七十二·儒林三
卷二百八十五·列传第一百七十三·文苑一
卷二百八十六·列传第一百七十四·文苑二
卷二百八十七·列传第一百七十五·文苑三
卷二百八十八·列传第一百七十六·文苑四
卷二百八十九·列传第一百七十七·忠义一
卷二百九十·列传第一百七十八·忠义二
卷二百九十一·列传第一百七十九·忠义三
卷二百九十二·列传第一百八十·忠义四
卷二百九十三·列传第一百八十一·忠义五
卷二百九十四·列传第一百八十二·忠义六
卷二百九十五·列传第一百八十三·忠义七
卷二百九十六·列传第一百八十四·孝义
卷二百九十七·列传第一百八十五·孝义二
卷二百九十八·列传第一百八十六·隐逸
卷二百九十九·列传第一百八十七·方伎
卷三百·列传第一百八十八·外戚
卷三百一·列传第一百八十九·列女一
卷三百二·列传第一百九十·列女二
卷三百三·列传第一百九十一·列女三
卷三百四·列传第一百九十二·宦官一
卷三百五·列传第一百九十三·宦官二
卷三百六·列传第一百九十四·阉党
卷三百七·列传第一百九十五·佞幸
卷三百八·列传第一百九十六·奸臣
卷三百九·列传第一百九十七·流贼
卷三百十·列传第一百九十八·土司
卷三百十一·列传第一百九十九·四川土司
卷三百十二·列传第二百·四川土司二
卷三百十三·列传第二百一·云南土司
卷三百十四·列传第二百二·云南土司二
卷三百十五·列传第二百三·云南土司三
卷三百十六·列传第二百四·贵州土司
卷三百十七·列传第二百五·广西土司
卷三百十八·列传第二百六·广西土司二
卷三百十九·列传第二百七·广西土司三
卷三百二十·列传第二百八·外国一
卷三百二十一·列传第二百九·外国二
卷三百二十二·列传第二百十·外国三
卷三百二十三·列传第二百十一·外国四
卷三百二十四·列传第二百十二·外国五
卷三百二十五·列传第二百十三·外国六
卷三百二十六·列传第二百十四·外国七
卷三百二十七·列传第二百十五·外国八鞑靼
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外国九瓦剌
卷三百二十九·列传第二百十七·西域一
卷三百三十·列传第二百十八·西域二西番诸卫
卷三百三十一·列传第二百十七·西域三
卷三百三十二·列传第二百二十·西域四
附录
作品导读

作者简介

张廷玉(1672-1755),男,字衡臣,号研斋,安徽桐城人,中国清代大臣。康熙三十九年(1700)进士。康熙时历官内阁学士、吏部侍郎。世宗继位,擢礼部尚书,入直南书房,任《圣祖实录》副总裁,纂修缮写实录及起居注,深合上意,又任《明史》总裁。廷玉为世宗所倚任,军国大事,多与参决,鸿典巨文,也多出其手。二十年三月卒,谥文和,仍命配享太庙。清代,汉大臣配享太庙者仅张廷玉一人。

内容简介

《明史1-28(繁体竖排版)(套装共28册)》内容简介:明史三百三十二卷,清张廷玉等撰。明朝是在元末农民大起义以后,一三六八年(洪武元年)建立的封建政权。一六四四年(明崇祯十七年,清顺治元年),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攻占北京,推翻了明朝的中央政权。同年,清军入关,分兵向农民起义军和明朝南方势力进攻。一六六一年(顺治十八年),明朝南方势力被消灭。明史记载了明朝自建立到灭亡将近三百年的历史。清朝在一六四五年(顺治二年)设立明史馆,一六七九年(康熙十八年)开始修史。一七三五年(雍正十三年)明史定稿,一七三九年(乾隆四年)刊行。

明史先后由张玉书、王鸿绪、张廷玉等任总裁,最后由张廷玉等定稿。先后参加具体编撰工作的人数不少,其中以万斯同用力最多,但是他没有担任明史馆的职名。王鸿绪就万斯同已成的明史稿加以修订,张廷玉等又在王鸿绪稿本的基础上改编成为明史。有关明代的各种史料的编排处理,明史用大量篇幅记载了封建国家的各项制度,但很少涉及地主的庄田、佃户、田租、雇工,以及地主对雇工、庄仆、佃户的奴役。卷一六五丁瑄传所载福建佃户送租上门及额外馈送,卷二九○姬文胤传所载江西新城地主用大斛征租,这类材料为全书所仅见。食货志田制下附有“庄田”一节,所记限于皇庄及诸王、勋戚、中官庄田,不只是内容简略,而且所记皇庄偏于京畿一带,所记勋戚又偏于戚臣。诸王传中有一两个传里提到庄田、庄租及管庄旗校,也零碎而不具体。《明史1-28(繁体竖排版)(套装共28册)》有关经济方面的记载,总的说来和前代史书一样,根本不曾触及阶级剥削的本质。明史为了颂扬统治阶级的“武功”,就不能不记述农民起义和各地人民的反抗斗争。如卷三○九及卷二五二、卷二六○关于明末农民大起义的记载,卷一六五、卷一七二和卷一七八关于叶宗留、邓茂七起义的记载,卷一九五关于江西及其附近地区反抗斗争的记载,卷二五七和卷二九○关于山东白莲教起义的记载,以至土司传各卷中所提到的少数民族的反抗斗争,虽然编者作了这样那样的歪曲,还是保留了一些可供我们分析参考的资料。地理志比较系统地记载了当时的行政区划。天文志、历志和河渠志包含了不少科学技术方面的资料,并反映了一些明代新的成就。但天文志和历志,仍不能完全摆脱封建史书中传统的神秘色彩。明史新创了阉党传和土司传。土司传、外国传、西域传,有些地方混淆了国内国外的区别,这是很错误的。但也保存了一部份有用的资料。

短评

子曰:“学而优则仕”,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一种理想,但一般认为,隐士更具有道德优势,也更受人尊敬。

隐居不仕,有很多理由,有些是觉得隐居高人一等,比如许由、巢父,有些是前朝遗民,比如伯夷、叔齐,有些学庄周甘愿泥中,这些理由,在明初也不例外,但是明初文人不仕,相较其它时期,另有其特殊的理由,主要有两点:其一是诱惑不够,有明一朝,官员俸禄达到历史低点,不足以养家糊口,后文的姚叔闰、王谔就属于此类;其二是恐惧太多,明初惩元季纵弛,法度极严,朱元璋的文字狱是出了名的,再加上滥杀功臣,牵连太广,做官容易出事,罕见善终,还是不做的好,后文的罗辅就属于此类。

政府对于隐士,一般采用征召,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就隐士而言,拒绝一次就等于为自己做一次宣传,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称为“养望”,就政府而言,隐士不入仕,政府就有表现好才的机会,隐士入仕,那就再好不过,说明天下太平,天子英明,连不世出的隐士都出了山,好比献祥瑞的麒麟。所以汉高祖看到了商山四皓,就熄了换太子的念头。

然而也有例外,太公望诛华士,大约是第一宗个案,理由是这种人不交税,不纳粮,一点用也没有,居然还能出名,破坏社会的价值评价体系,该杀!介子推是疑案,且搁下不论。嵇康亲于曹魏而不肯出仕,加之诽谤典午,自然该杀!

朱元璋的想法比较朴素,早期的办法是流氓式的威胁,衍圣公孔克坚不肯来朝,朱元璋通过他的儿子孔希学传话:“假称有病是不可以的”,孔克坚诚惶诚恐的兼程前往。衍圣公是孔子正宗后裔,历代极受尊重,也被吓成这样,何况其它人?秦裕伯受征称病不出,朱元璋写了封亲笔信:“海滨之民(当时秦裕伯隐居上海)喜好争斗,裕伯您是智谋之士,住在这儿,守节不做官,恐怕会后悔。”意下说我怕你带着这帮好斗之民起兵造反,你好自为之吧。秦裕伯涕泪横流,只好偕使者入朝。

也有比朱元璋更流氓的。洪武二年,朱元璋召集儒林编纂礼乐书,元朝遗老杨维桢谢辞:“哪有老妇行将就木,又再次治妆出嫁的呢?”次年又催,杨维桢说:“皇帝尽我所能,不勉强我所不能的话就可以,否则只有蹈海而死了。”比谁更流氓,朱元璋没奈何,只能答应,于是杨维桢安车抵京,留住一百一十天,编纂的叙例大略初定,就安车回山隐居。

后来江山渐渐稳固,发现重刑可以解决一切,治贪官如此,治隐士也如此,这一款罪状叫做“寰中士夫不为君用”,出自《大诰》。寰中就是天下的意思,士夫就是士大夫,就是说“天下士大夫不为君用罪”。

相关阅读

白日梦我

栖见

教父

马里奥·普佐

六爻

priest

恃君宠

纷纷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