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林奕含 178人读过 全本




最新章节:后记

全部章节目录
推荐语
第一章 乐园
第二章 失乐园
第三章 复乐园
书评 罗莉塔,不罗莉塔:二十一世纪的少女遇险记
书评 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
后记
作品导读

内容简介

令人心碎却无能为力的真实故事。

向死而生的文学绝唱 打动万千读者的年度华语小说。

李银河 戴锦华 骆以军 张悦然 冯唐 詹宏志 蒋方舟 史航 等多位学者作家社会名人郑重推荐。

痛苦的际遇是如此难以分享,好险这个世界还有文学。

我下楼拿作文给李老师改。他掏出来,我被逼到涂在墙上。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可以说话之后,我对老师说:“对不起。”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

小小的房思琪住在金碧辉煌的人生里,她的脸和她可以想象的将来一样漂亮。补习班语文名师李国华是同一栋高级住宅的邻居。崇拜文学的小房思琪同样崇拜饱读诗书的李老师。

有一天李老师说,你的程度这么好,不如每个礼拜交一篇作文给我吧,不收你周点费。思琪听话地下楼了。老师在家里等她,桌上没有纸笔。

思琪的初恋是李老师。因为李老师把她翻面,把他的东西塞进去。那年的教师节思琪才十三岁,这个世界和她原本认识的不一样。 如果这是爱情,为什么觉得暴力?为什么觉得被折断?为什么老师要一个女学生换过一个女学生?如果这不是爱情,那满口学问的李老师怎么能做了以后,还这么自信、无疑、无愧于心?

故事必须重新讲过,与房思琪情同双胞的刘怡婷,接到警局通知,去带回神志不清,被判定疯了的房思琪。透过思琪的日记,怡婷得知思琪五年中的所见所思……

嫁入钱家的许伊纹,是两位少女的忘年交,二十余岁的她,是两位少女的文学启蒙者同时也是丈夫家暴的沉默受害者…… 升入大学后的郭晓奇仍旧爱着高中时的补习教师李国华,而这位文质彬彬的补习教师并不只有平时人们眼中受人尊敬的老师形象的一面……

作者简介

林奕含(1991——2017),台湾作家。出生于台南,曾居台北。梦想是一面写小说,一面像大江健三郎所说的:从书呆子变成读书人,再从读书人变成知识分子。

小说短评

房思琪的初恋是李老师。

那年的教师节,房思琪十三岁。李老师呢,三十七。是,大她三十七岁。

台湾高雄,房思琪住在一栋金碧辉煌的高级公寓里,美好的脸蛋就像伸手可见的未来般光明。搬进来一户新邻居,男主人已婚,有一个女儿,一家三口。是有名的国文教师,叫李国华。

李老师说思琪的程度这么好,不如每个礼拜交一篇作文给他,不收批改费。房思琪听话地下楼了。她下楼,李老师在家里等她。桌上没有纸笔。

“我下楼拿作文给李老师改。他掏出来,我被逼到涂在墙上。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可以说话之后,我对老师说:“对不起。”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虽然也不是我的功课。那天,我隔着老师的肩头看天花板起伏,像海哭。”

为什么是“我不会”?为什么不是“我不要”?为什么不是“不可以”?简化后便成了一幕。他硬插进来,而她为此道歉。

于是施暴者成了理直气壮,而受害者则背负上了道德的痛苦枷锁。说什么都是自己错。一个女孩子,被人强奸了,她的贞操不出于自己意愿地被人剥夺。而这一定全部是她的错。十三岁就敢引诱有家室的老师,就敢同老师谈恋爱,在床上呻吟喘息摆出成年人的姿态这一定全部都是她的错。房思琪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将这一切说出去,一个生活优渥长相精致的小孩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这太脏了。自尊心缝起了她的嘴,老师口口声声说教般的爱封起了她的精神,被撕开被进入的身体放弃了申诉的权利。

视而不见。周围的人视而不见。没有人会相信年届五十的国文名师会对十三岁的小女孩伸出手,从十三岁到十八岁,整整五年。父母也不相信,在房思琪小心翼翼提起两次话头的时候连父母也不相信。

被自己的自尊心折磨,被老师的进入折磨,被最好朋友的不理解和谩骂折磨,想不通说不出的脏,于是全部忘记就好了。老师撕开身体的时候,就放空自己,精神断层之后就会不那么痛苦。于是一次次,于是再一次放空精神之后它再也没能回来。房思琪疯了。

有人说房思琪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居然爱上了强暴她的老师。但是,她怎么还能感受爱呢,她根本没办法去体验世俗日常的爱。房思琪的声音一遍遍回响,“你在我身上这样,你要我相信这世间还有恋爱?你要我假装不知道世界上有被撕开的女孩,在校园里跟人家手牵手逛操场?你能命令我的脑子不要每天梦到你,直梦到我害怕睡觉?你要一个好男生接受我这样的女生——就连我自己也接受不了自己?你要我在对你的爱之外学会另一种爱?”

有年轻的男生,大把大把的,成打成打的,年轻的男生们向房思琪表白,说他们有多迷恋她。说她是污秽世界里唯一的清濯,说她是犊羊,是纯净是无辜。

可她说自己是馊掉的柳丁汁和浓汤,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

她只能去爱老师,爱这头亲手撕开她进入她毁掉她的兽,她只能选择去爱。“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思想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我不想用小说作者林奕含的经历去解读《房》,不想过多去探究小说中那些被施暴的女孩子们,哪些是林的化身,哪些是林期盼过的未来, 哪些是林的黑暗或光明,那样实在是更加难以承受的心凉。但,但哪怕只用阅读虚构故事的眼光去读,仍是止不住。

这个世界的规则有时候是不可思议的。被伤害的人被责怪,加害者却高枕无忧。自诩文明的时间中却滴答流淌着野兽的生存规则,想想无法忍受。《房思琪》的作者是写出来了。才被体会却仍无可挽回。还有那么多女孩子。那么多那么多,被伤害,被强迫被施暴被控制到扭曲破碎崩坏,却为了自己的被伤害而感到抱歉,觉得是自己不配得到爱。

作者林奕含借小说的口,在最后这样说。“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

而这已是她的遗作了。自杀前八天,她接受采访时说,这个故事折磨、摧毁了我一生。91年出生的女孩子,永远停留在2017。

温柔的软香的美好的女孩子们啊,你们不要去读原著了。不想你们看完如此难过,对世界的期望被透顶失望绝望浇成畏缩。

我看书速度一向快,一目十行就能记住大半。这本书用了整整两天。

我是一个,读书时候会加入自己好恶的人。尤其忍不住爱在读书的过程中寻找共情。哪怕是一点点情感体验的相似,都会代入进去借以观己。但是这本书里完全没有。找不到。初夏的白日里我伏在窄小的桌上,背后沁一片黏腻的汗,缓过神来冰冰凉贴在身上。只觉得冷。

有喧哗,日头透过绿到透明的叶在白墙上洒光斑,有女孩子欢乐的笑,和心爱的人手牵手在阳光里走。被收割后青草的香味,喷泉里水的香味,擦身而过姑娘后颈迷雾般的香味。

这个世界没有污秽。在明面上的生活里,它们被默认不存在。没有失焦的瞳孔,也没有被按在墙上用喉吞咽的绝望,没有未尝过爱的味道却要去爱的强迫。

哗啦啦,大雨冲刷,痛苦们合上了喑哑的口,起身,世人看到的仍是一张羔羊般纯洁的脸。

相关阅读

洛丽塔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

我这糟心的重生

石头与水

百年孤独

加西亚·马尔克斯

西游记

吴承恩

挪威的森林

村上春树

鬼谷子

鬼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