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立胥的父亲莱因哈尔特是个贸易商人,自他年幼时期,就经常前往遥远的国度,很少在家中出现,父亲是“约翰萨哈商会”的第二代负责人,以质朴刚毅为座右铭的务实坚毅市民。母亲罗蕾是个身材娇小的美丽女子,母代父职地教导他礼仪和功课,因此,他的前半生都是在温柔母亲的爱心与庇护下成长。

他们的宅邸位于曾加入汉萨同盟的梅格町镇外的小山丘上,是有廊柱与山墙造型的老旧广阔宅邸。虽然家族成员不多而有些寂寞,但母亲总以装饰花束让家中随时溢满芳香气息。

周围景观很优美。顺着家门前的小径往前走,穿越宅邸后方的小森林,即可来到卡勒加湖水注入伊达河形成的湖岸。艾立胥总是自己一个人,或与奶妈朵勃蒂亚一起在那儿游玩。

这少年有一头柔软的金发与湛蓝的眼睛,从小就体弱多病,比同龄的孩子瘦小,因此在游玩方面,自己一人玩远比与力气大的村里男孩玩来得有意思。他最喜爱母亲精巧打造的庭院花坛,而且也具备了在森林中观察小动物,喜欢一直凝视美丽花朵的个性。

艾立胥八岁的某天黄昏从湖畔回来时,母亲在晚餐前告诉他,两、三天后要一起出门旅行。

“要去哪儿?”艾立胥显出兴奋之色,紧紧抓住坐在扶手椅上的母亲长裙,欣喜地问。

“你爸爸的远亲住在阿尔卑斯山麓一处名叫哈布斯的地方,你应该也听说过才对,就是你爷爷的兄弟入赘的马克思家。他们居住的宅邸散布在森林深处,从这儿前往,乘马车也要花个两天的时间,而且距离边境很近。”

“太棒了!检查哨应该有军队吧?”

“嗯,当然有。”母亲褐色的眼眸露出温柔的微笑,“马克思家中最年老的奶奶在一个月前过世,因为一些疏忽,很晚才连络上我们家,我写信告知人在伦敦的爸爸,他说希望我们代替他前往悼唁,至少要上坟祭拜。”

“要带什么东西去?”

“当然,要送上爸爸从印度带回来的红茶和丝绸。”

“朵勒蒂亚也要去吗?”艾立胥露出寂寞的神情。

“当然也会去,而且也可以带着你最喜爱的玩偶‘张先生’一起过去。”

“张先生”是父亲带回来的礼物,是某个遥远亚洲国家的陶偶,也是艾立胥最亲密的朋友。

艾立胥的脸瞬间像晒了太阳般明朗,“那边的家里有些什么人?”

“听说只有马克思夫妇,其他就是佣人了。马克思先生虽然非常有钱,却长期间过着隐居生活。还有,他妻子听说非常年轻貌美,马克思非常爱妻子,还称她是‘花精灵’呢!”

“和妈妈相比,谁比较漂亮?”

“不可以比较的。艾立胥,你要知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性,这种特性是神特别授予每一个人的,所以要判断一个人,不可以只凭外观。”

“知道了。”

母亲恳切地说明世间真理时,艾立胥还有许多不懂之处,但他最爱母亲说话,尽量一字不漏地认真聆听。后来,艾立胥他们在十月上旬出发。

镇郊四周的山峦已披上美丽的红叶,庭院里的蔷蔽或其他花儿的花瓣也几乎都凋谢了。湖水呈深蓝绿,冷风偶而沿着水面吹往市镇方向。

艾立胥穿上外出服,尽管不自在,但是深蓝色外套的金钮扣和半短裤,却令他感到骄傲。母亲则在朴素的水蓝色外衣上,加了高领背心外套,携带许多行李,在镇上叫来的马车摇晃之下,与奶妈朵勒蒂亚三个人往车站出发。

装饰华丽的驿马车比预定迟了一个小时出发,车上还有一对年轻夫妻乘客。马蹄声在寂寥的蓝天底下回荡,到达边境需要整整一天,但艾立胥并不感到无聊,母亲和白发的朵勒蒂亚在摇晃的马车上与那对夫妻闲话家常,艾立胥则一直眺望窗外变化的景色。

形态各异的山峦、屋顶山墙林立的市镇房舍、农村悠闲的景致、悠远的溪谷与潺潺的流水、长桥、在空中划圈子的飞鸟、牧场上啃草的牛群,还有不知名的果实,以及攀在篱墙上的蔓草花朵。艾立胥旺盛的知识欲望,随着新鲜的惊奇,共同摄取存在于世界上的所有事物。

途中,马车在两处小镇休息更换马匹。到了第三座小镇,艾立胥他们投宿旅馆,是一楼经营酒馆镇上最好的旅馆,隔天一早,马车再度出发。近中午,抵达边境旁的小镇。为了越过边境,许多人等待检查。武装军队检查通行证,一一确认旅客身份。艾立胥看着军队制服,想起了安徒生童话里的《小锡兵》。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有黥铁丝网,铁丝网对面也有许多穿不一样制服的持枪军人,而且对面一样有很多人想过来这边。艾立胥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来到这么遥远的地方,也是第一次如此接近地看着其他国家的人,所以,对他来说,一切的一切都很稀奇。

“妈妈,他们说的是外国话吧?”

“是呀!”

“好像在唱歌!我好喜欢,他们在说什么?”

母亲带着几分紧张的神情,搂近他的肩膀,注视着走在队伍旁,逐渐接近的军队。

不久,他们的马车平安离开小镇,缓缓朝高地前行,险峻的山地变多了,打开车窗,风也变冷了。马车在中午过后抵达尤尔根,马车在寂寞的驿站让乘客下车。罗蕾和朵勒蒂亚因长途旅行而身体僵硬,但艾立胥却丝毫不在意。

“哇,太好了!”

驿站前有圆环,以及一整排各式商店,在这些房舍背后,可以看见阿尔卑斯山刀削似的蓝色斜坡,彷佛触手可及,艾立胥讶异得目瞪口呆。驿站也停了来自其他地方的马车,所以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大约十个人走出剪票口,但看起来像旅人的只有他们。

朵勒蒂亚找来了站长,询问用来代替双脚的马车可以在什么地方找到。肥胖的站长介绍位在附近的锻铁店,那是杂货店旁后方的巷道里。

“你们要上哪儿?”红鼻尖的铁匠问,是那种喜欢喝酒胜于工作的人。

“人称‘雾之宅邸’的马克思家。”母亲说。

锻铁店老板肩头一颤,“什么?”

“位于布兰森林中的‘雾之宅邸’,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只是我很忙,抱歉,无法带你们前往。”他避开视线,转身快步走向工作区。

“这该怎么办?”母亲神情忧伤地说。艾立胥牵着母亲的手,担心地抬头望。

“我们只有女人和小孩,又是陌生地方,路途不熟,怎么可能走远路?”

锻铁店老板以不情愿的眼神看着三个人,不快地低声说:“费用很贵的。”

“我当然知道,没问题。”母亲以安心的语调,答应提供平常三倍价钱的酬劳。

附加行李台的马车系在屋后,老板在行李台摆上空木箱代替椅子,让他们有座位可坐。

“陕坐好吧!”老板放好行李之后低语,“我希望能在天黑之前赶回来。”

艾立胥天真地问:“叔叔,是有大野狼出没吗?”

老板听了,低头凝视艾立胥,“不,这座森林里没野狼,没有野狼出没!”

马车出了镇外,在砂石路上奔足,沿着山麓缓缓前进。老板虽然很急,但以两匹马而言,这实在是太严苛的工作。三个人忍受着坚硬的椅子,在马车上摇晃。穿越一处深邃的森林,驶向下一个森林之间,浓雾涌现了。

“附近有山谷,流经谷底的冰冷溪水就是浓雾的源头。”老板手握缰绳,头也不回地解释。衣裳逐渐浸湿,也开始觉得冷,母亲把外套裹在艾立胥身上。乳白色的浓雾不断从森林褐色树叶间渗出,连前方一公尺都看不清。马车放慢了速度,谨慎地在路上前进。

“夫人,已经到了,那就是‘雾之宅邸’。”锻铁店老板说。

这时,艾立胥已累得埋头于母亲膝上睡着了。雾比刚才稍微稀薄了些,森林树梢间可以见到宅邸屋顶的形状。透过雾一看,宅邸的影像彷佛在摇晃摆动。

很快通过了森林,前方短草丛生的矮丘上,耸立着褐色砖瓦屋顶的白墙宅邸。突出的玄关拱门旁,有一棵高大的柏树。锻铁店老板轻打马鞭,将马车驶近白色大门,然后跳下驾驭座位,说了声“请稍等片刻”后,便径自走进宅邸。

没多久,他从左侧庭院带来了身材矮小、驼背、身穿皮衣的男子。

“这位是宅邸的仆人鲁道夫,虽然无法开口说话,但可以完全了解我们说的话,那我就在此告别了。”锻铁店老板将行李交给鲁道夫,领取约定的酬劳后,立刻踏上归途。

鲁道夫转身,点头示意玄关方向,双手提起行李往前走。艾立胥第一眼见到时,感到有一些些的畏惧,因为鲁道夫异样的形貌令他害怕,于是躲到母亲裙子后面跟着走。

完全无从判断那男子的年纪,弯曲的腰看起来像老人,但动作却意外地非常迅速,脸肿胀,右眼瞎了,头发长长地垂在脑后,一半已是灰发,可能因为腿短,走路时头像钟摆左右晃动。

推开气派的大门入内,屋内充满暖和的空气,所有人都感到温暖,心情也轻松许多。鲁道夫将行李放在厚厚的地毯上,留下他们,独自进到里面去。

留下三人后,艾立胥再度感到不安。大厅很宽敞,窗户的绿色窗帘都拉上了,墙上和墙前分别饰以镜子、花瓶和肖像画。右手边有通往二楼的广阔楼梯,楼梯扶手栏杆漆成白色,下方有贴上金色假珠宝的大型老爷钟,钟摆的声音在静谧的玄关回荡。

“非常抱歉!”不知何处响起羽毛般轻盈的温柔声音,“外子因为有急事,搭乘马车出门,无法前往迎接。”

左手边应该是连接书房的橡木门,这时走出一位娇小玲珑的女子,鲁道夫跟在她身后,她身穿有襟饰的长裙礼服,金发,睑蛋如少女般年轻,脸颊淡桃红色,如精灵般美丽的女子。

“呵,是薇若妮卡夫人吧?”母亲和她亲密地拥抱寒暄,然后介绍自己的儿子和朵勒蒂亚。

“你好,艾立胥!”薇若妮卡露出几乎令人融化的微笑,亲吻他的脸颊。

见到她的瞬间,少年就仿若置身梦中,他觉得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女人,不禁胸口一阵火烫,由于太紧张,也太兴奋,事后也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有没有明确回礼。

薇若妮卡领大家进入客厅,桌上已准备了茶具和点心,行李则由鲁道夫搬上二楼的卧室。

“外子是医师,普鲁士帝国的军医,虽已退休多年,但只要地方上出现急性病患,还是经常会被请去出诊。”

薇若妮卡和母亲很快就如旧识般亲近,因为她们都是高贵和气的个性,而且家族与阶级比长年累月更容易亲近,两人谈到有关彼此的家庭、亲戚、朋友的消息。另外,从谈话中也得知薇若妮卡二十一岁,与丈夫有将近三十岁的年龄差距。

马克思前往森林深处阿尔卑斯断崖附近的住家治病,今夜不会回家。

“艾立胥。”薇若妮卡贴近脸庞叫着,声音听起来简直就是小鸟婉转的啼声,少年如是想。

“你可不能马上回去喔!留在这儿玩一段日子。因为好久都没有访客了,我们非常寂寞呢!希望你和我们成为朋友,在周遭的森林、附近的河川和沼泽,到处都是可以令你非常喜欢而又快乐的秘密场所。”她以彷佛与他同龄的少女感觉诉说。

艾立胥心跳急促地盼望着能回报她的期待,事实上,少年和她立刻成了感情很好的朋友。

翌晨,早餐前,薇若妮卡就带着艾立胥在宅邸四周漫步,手牵手唱歌。布兰森林虽然比艾立胥故乡的更茂密,但只要与她在一起,就算进入朝露漫湿的森林深处,他也丝毫不感到害怕。

“这儿应该没野狼吧?”艾立胥笑着问道。

薇若妮卡踩在凋落地面的枯叶上,吃吃笑了。她的秀发比丝还柔细,在旭日的照射下,反射出优雅的辉采。

“谁说的?”

“驾驶马车载我们来的锻铁店老板说的啊!”

薇若妮卡又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是的,这里没有凶猛的野狼,我就从来没见过,虽然很久以前应该出现过,但是……所以,没什么好害怕的。”

来到原野,艾立胥高兴得奔跑起来,尽管平时他从未这么尝试过。结果,激烈运动的他,在途中咳得很厉害。

“你不舒服吗?艾立胥。”薇若妮卡担心地摩擦他单薄的背后。

“不,没事,只有一点点难受。”艾立胥语气倔强,“虽然医生说过,运动不可太激烈。”

玩累了,返回“雾之宅邸”,东侧的饭厅充满明亮的光线,窗外射入的阳光有一种让人很难想象是秋天的新鲜感觉。在铺了白桌巾的餐桌上,阳光粒子天真无邪地态意反射。

餐点是朵勒蒂亚准备的,这个闲不住的老女人特地向女主人提出要求,希望在这儿也把厨房的工作交

给她负责。

“马克思先生今天会回来吗?”艾立胥的母亲问。

“若能回来就太好了,”薇若妮卡将汤匙移向嘴边,“真希望尽快介绍外子给大家认识。”

艾立胥听了,不知何故,心头略觉疼痛。

薇若妮卡神情欣喜,讲述与丈夫邂逅的经过,她是维也纳圣城海利根施塔德一家旅馆的老板女儿。有一次,马克思在旅途中投宿他们家旅馆,因罹患盲肠炎而留宿很久,薇若妮卡一直在身旁照顾他,结果两人心中萌生爱苗。

“家父强烈反对这桩婚事,”薇若妮卡想起来似地笑了,“当时还有其他人向我提亲,是镇长的儿子,资产家,对家父而言,这是求之不得的一门婚事。但马克思和我已经无法分开了,我们两人的心合而为一,待马克思病愈,不得不回家时,我也跟着他私奔了。”

“那你们过得很幸福吧!”罗蕾以陶醉的神情开口。

“是的,非常幸福。”

艾立胥在大人身旁听闲话,嘴里喝的红茶虽然加了好几匙砂糖,却还是苦涩无比。

马克思在隔天傍晚回家,自己驾驭栗毛大马拖曳的豪华马车,年近五十、啤酒桶般肥胖、颇具威严、大手长须、相貌堂堂,比妻子更高兴地欢迎几位访客,表示希望留下来逗留几天。

“内人在这附近没有朋友,虽然我深爱着内人,也许这让她觉得很难过。所以,你们留在这里的时间,就请尽量多陪陪她,多聊聊一些话题。”

已经喜欢薇若妮卡的艾立胥略有忌妒。但马克思高明多了,他很清楚如何让小孩高兴。

晚餐后,他带艾立胥到自己房间,挺起穿了背心的胸脯,指着交叉挂在墙上的剑,“你看看那个,你拿过如此完美的武器吗?这才是男人真正的勋章,手持这种值得自傲的武器,为了心爱的人,为了孩子,为了自己的君王、国家而战。知道吗?等你长大成年,也必须像这样奋战!”

马克思以肢体加上手势,告诉艾立胥几则他当时身为骑士的事迹。

艾立胥的眼珠逐渐散发出光采。

“过来,试着拿剑。你几岁?喔,八岁了?很快就要成年了,现在开始练习也不迟。”

马克思让他握住一把西洋剑。初次握剑的艾立胥,只觉手中的剑又重又冰冷,感觉很害阳,手好像麻痹了一般。

“只要是男人,一定会有感觉的,你感觉到了什么?”

艾立胥瞻怯地回答:“我……”

“应该会感觉到勇气的。”马克思提高声调,“你也是我们德意志帝国的男人,应该可以感觉到勇气。”

“可是,我好像在发抖!”艾立胥双手握剑,坦诚回答。

“这就是所谓的武士颤抖!”马克思说着,豪爽地笑了起来,“艾止胥,你将来一定会成为杰出的军人。”

艾立胥漫应了一声。

马克思好像很欣赏艾立胥,让他拿着猎枪,“别担心,里面没装子弹。不过,艾立胥,身为男人,至少必须懂得剑与枪的使用,你一定要加油!”

马克思接着大谈自己在普法战争中的英勇事迹。

这天晚上……艾立胥半夜里在床上激烈咳嗽,由于一直未能停止,开始呼吸困难,泪水夺眶而出。若是平常,母亲会立刻冲进房间,但今晚她却睡得很沉。

艾立胥想喝水,坐起身,却不知何故,水壶里没水。他走出房间,摸索着走下漆黑的楼梯。

“艾立胥,怎么了?”

他走下楼梯时,通往饭厅的走廊中,有一扇门开了,泄出一线亮光。身穿蓝白睡袍、披着白色披肩的薇若妮卡,一手端着烛台朝他走近。

“到这儿来。”薇若妮卡拉起他的手,带他坐在饭厅的椅子上。

她为他翡冷翠制的杯子倒入开水。

艾立胥喝了大约两口后道谢,他已咳得耗尽体力了,整个人缩在椅子上。

“艾立胥。”薇若妮卡呢喃似地叫着他的名字,声音彷佛是遥远传来的海潮音。

艾立胥闭上了眼睛,像梦境一般地听着她的声音。好不容易,他才低声问道:“什么事?薇若妮卡。”

“你喝不这个……这是药。”

他轻轻张开眼皮,见到薇若妮卡手上拿着一只小小的玻璃瓶站在面前。或许是因为她身上睡袍色泽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只见她的身躯看起来彷佛有些透明、发出蓝白色的亮光。

薇若妮卡在艾立胥手上倒了一颗圆形白色小药丸。打开瓶盖时,顿时弥漫着蔷薇的芳香。

“吃下这颗药,你的身体就会健康,来,快吞下去。”

艾立胥茫然地如机械般,将药丸放入口中。

薇若妮卡再次将水杯递给他,“艾立胥,我是因为喜欢你才会给你这个药丸,如果你没服用这药丸的话,三年之内一定会病死,还好,我已经救了你。”

少年全身靠在贴布椅背上,无力听着她的声音。

“请答应我,艾立胥。你每半年必须服用一粒,这样的话,你应该还可以活四十年。”

艾立胥眼睛微启,注视眼前女子的瞳孔在黑暗中明亮发光,如飞蛾磷粉般的明亮。蜡烛火焰不知何时熄灭,房间里一片漆黑,只剩下了月光。

“我答应你。”艾立胥尽量朝她微笑,而且相信她说的绝对是事实。

“谢谢你,艾立胥。”

“可是,如果药丸没了呢?”

薇若妮卡并未立即回答,她蹲在艾立胥身旁,将他抱在胸口,他的体重如少女一般轻。少年将脸埋在她肩上,再次闭上眼睛。

“到那时候已经不需要了,不再有需要了……”

薇若妮卡的声音逐渐远去,在他脑海中的蓝白残像也逐渐消失,剩下的只是黑暗,他陷入深沉的睡梦里。

后来,他们没有再次拜访“雾之宅邸”的机会,但艾立胥仍遵守与薇若妮卡之间的约定,定期服用那种药丸,他并未怀疑药丸的效果,只是他并未告诉任何人!父母亲也因为他的身体变健康了,即使不清楚原因,但也非常高兴。

长大后,他进入波恩的大学就读,毕业后回故乡,进入父亲的商会工作。两年后父亲辞世,他成了约翰萨哈商会负责人,与地方银行董事长的女儿结婚,虽然生了两个小孩,却都夭折了。妻子则在之后的三年也过世了,母亲罗蕾则在一年后去世。

接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那是旧秩序崩溃,引来新浑沌的战争。

战争毫不留情地波及了艾立胥居住的地方,他因无亲无故,便穿上鼠灰色军服,投入军队。在他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孩提时代马克思告诉他的那些话。

(身为男人,必须为了心爱的人,为了孩子,为了自己的君王、国家而战!)

他拿起枪杆想要保护的是德意志所有的女人和小孩,荣誉和祖国则排在最后面。

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体验了杀戮、掠夺与歼灭之后,他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为何而战!以谁为对像而战?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就这样,正好经过四十年,他在战壕里遭敌人的炮弹轰炸。

感觉到剧烈的疼痛时,他已身在丰毁的某处修道院里,四周都是与他一样的伤员,每个人都像是破烂的麻袋。石地板上铺着黑色毯子,人就直接躺在毯子上。夜晚,在只有蜡烛烛光的修道院里,到处是伤员的呻吟,遥远的彼方,偶而会传来雷鸣似的爆炸声。

因为脸上缠绕脏污的纱布绷带,他的右眼看不见,双腿没有感觉,上伞身也撑不起来,腿则是从膝盖以下都遭截肢,但由于身体无法动弹,所以他自己并不知道。

他神智不甚清晰,最后,醒悟到自己即将死亡,他早已精疲力尽,也丧失了对生命执着的那股欲望,只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尽快脱离这可怕的痛苦。

黑暗终于笼罩他。一切都结束了……

“艾立胥。”远处有人在叫他。潜意识中,他知道那是薇若妮卡。

艾立胥燃烧着全身残存的生命之火,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在他左侧站着一位修女,缓缓掀开面纱,让艾立胥看清楚脸庞。

“薇若……”他的喉咙已失去发声的作用。

“艾立胥,我来接你了!”她伸出手,手掌扶在他额头上,漂亮的手微微发出磷光,朦胧可见她的脸庞,与四十年前丝毫未变,非常美丽。

他身体的痛楚一点一滴地消失了,而且逐渐可以轻松呼吸。

“薇若妮卡,你为何来这里?”他又恢复成昔日的少年了。

薇若妮卡露出圣母般的微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依约前来接你呀!”

“约定?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我记得就好。”

薇若妮卡扶着他站起来,回头一看,地板上躺着一个浑身是伤的军人躯体。

“我讨厌战争,我好累了,薇若妮卡。”他流着眼泪说。

“已经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

“人类为什么要战争?为什么要互相残杀?”他梦呓似地说道,现在所能感受到的,已经不是肉体上的痛苦了,而是精神上的痛苦。

“在最前线时,我和一位年轻神父并肩躺在战壕中,我问他同样的问题,他回答说:‘这场战争是为了转生的痛苦,想治疗发炎的伤口,就必须挖除掉所有的化脓,所以,我们依照神的指示,为了欧洲的重生而奋战’。

“婴儿从母体出生时的痛苦,雏鸟破蛋而出时的痛苦,植物破土萌芽时的痛苦……的确,为了求生存而有各种不同的斗争。但我很怀疑,那些痛苦和这种因为战争而导致人类互柏残杀、互相伤害、让世界得以转生的阵痛之苦,二者真的是否有相同的价值?”

薇若妮卡双手抚摸他的脸颊,凝视着他,“不,不一样,战争并不具备正义之名,然而,就像朝好不容易从蛹中钻出头来的蝴蝶丢掷一块石头、瞬间杀害蝴蝶的残酷行为一般,所有类似这样的残忍行为,都是战争的罪恶,毫无意义。假借战争之名获得的名誉与荣耀,事实上是毁灭人类、毁灭文明、毁灭未来的恶行。”

“但是,没有人知道其中的意涵吧?”

“嗯,不知道!不,其实或许知道也说不定,只不过是见到坏事却闭上眼睛假装看不见,掩上耳朵假装听不到。”

“为什么?”

“因为有人想借此赚钱。”

“如果天堂真的有神存在,为何不理会地面上这种地狱呢?是因为神祇有唯一的一位,因为太忙碌,所以遗忘了我们的存在吗?”

薇若妮卡未回答,静静拉着艾立胥的手,“别管这些事了。”她露出奇妙的眼神,“不要再去想了,我们必须离开的时间到了!”

两人开始走在死者和伤员之间,医师、护士与修女可能因为工作疲困,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往出口走去。

推开门,两人走出荒凉的修道院,只有满天的星辰依然不变地美丽灿烂。

仰望夜空,艾立胥再次问道:“薇若妮卡,我们要去哪儿?”

踩在通往天空的阶梯上,薇若妮卡紧紧挽着他的手,然后。露出屿昔日的串福“时刻”,完全一样的美丽微笑,“迈向崭新的人生……”

第一时间更新《恶灵公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