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纲目

李时珍 679人读过 全本




最新章节:本草纲目·人部

全部章节目录
本草纲目·草部(上)
本草纲目·草部(中)
本草纲目·草部(下)
本草纲目·金石部
本草纲目·木部
本草纲目·水部
本草纲目·火部
本草纲目·土部
本草纲目·谷部
本草纲目·果部
本草纲目·鳞部
本草纲目·兽部
本草纲目·禽部
本草纲目·虫部
本草纲目·介部
本草纲目·菜部
本草纲目·人部
作品导读

内容简介

全书以实用为原则,浓缩原著精华,基本上保留了原书的叙述结构,并将生涩难懂的古文译成了白话,力求使读者既能管窥原著风貌,又能集中精力学以致用。《本草纲目》原著中多数药物收有附方,这些附方是祖国几千年医学智慧的结晶。此外,本书还不惜代价,请丹青高手为书中所录许多本草绘制了大量实物彩图,不仅为读者辨别本草提供了很大方便,同时也使本书具备了极高的收藏价值。

短评

关于神农本草,最早见汉平帝纪云,始有“本草”一词出现。传说中神农尝百草之滋味,一日而七十毒,虽不可信,但也非完全为虚。医术应比文字产生的更早些,应同人类始生相伴(动物也知一些草有药用性)。但文字出现以后,医术并未见载,恐与医乃世代言传身教为主,且初时属“技巧”一类,登不上经史诗乐一类的大堂的。应该说不很受重视。诸子百家更重治国之道与为人处世之道,道家也未涉医术。早期与医术更密切的恐为巫术了,巫术为实现一些目的有时要有些“真功夫”的,这真功夫恐就为医术了。从汉以来医方之繁多就知医的历史已是很悠久了,再加上关于扁鹊、华佗等名医的传说,就知医术是早就存在了,只一直未见正史官文所载。最早成“神农本草书”者据说是唐人李世责力。这李氏恐是兼儒兼医的,才进行了医术的整理。不过,相信他收集的资料恐是早已成书的一些小单本了。可见,万事皆有源,万源皆相汇。

神农尝百草一说见《淮南子》一书,淮南子则是与道家相关了。可见医术早期被列为神仙方术一类了。从扁鹊的故事(为齐桓公治病)可见,当时的医者是无地位、不为人信任的(恐更信天命鬼神),且都是游方郎中,不著不书的。

帝王世纪云:黄帝使岐伯尝草木,定本草经,造医方疗众疾。这又同神农相冲突了。盖言医早就有之,历代人经验积累而成,及至汉末才逐成体系。但有疑问是秦一统天下时,按理也就一统医术的,因为那时定了很多法则。

本草纲目序中言:“盖上古圣贤,具生知之智,故能辨天下品物之性味,合世人疾病之所宜。”这自然不可信。但上古之人,与自然同生同育,应该说对物性比后人更多直悟的。其经验也世代传留下来。就仿佛我们童年时上山听父母言某草治某病一样,都是“祖”上来的。我看图谱竟也认到几种草是我们小时候就常见的。看来,山野之草木的名字倒很少被革命革掉的。更保持了古风原韵。只恐怕其物性会因人类文明的侵扰而变化了吧!

按李时珍说,神农本草药分三品,计三百六十五种,以应周天之数。看来早期人与自然的一切总是配匹而行的。最初的增加是陶弘累所撰,但似乎只有“敦煌残卷”,不知其它是否为法国人盗走。

看梁弘景(号隐居先生)自序中有“昔神农氏之王天下也,画八卦以通鬼神之,造耕种以省杀生之弊,宜药疗以拯夭伤之命,此三道者,历众生而滋彰”——很有些儒家所谓的圣王之意了。弘景说所为也有“尽圣人之心”之意,可见其志了。这种“圣心”如今确是难寻了。医者往往据专利以为奇,获巨利以为私,很少有人去弘扬为民了。

到明时珍时,本草书已有很多,几乎历朝历代皆有损益,且有所分类,包括采药、药性、炮炙等,颇繁杂浩淼。时珍广集细分,去伪删重,亲尝智考,成《本草纲目》,可见时珍所为的宏大与伟大了。

相关阅读

错撩

翘摇

大宅门

郭宝昌

白色橄榄树

玖月曦

皇城有宝珠

月下蝶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