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书

李百药 189人读过 全本




最新章节:卷五十·列传第四十二·恩幸

全部章节目录
卷一·帝纪第一·神武上
卷二·帝纪第二·神武下
卷三·帝纪第三·文襄
卷四·帝纪第四·文宣
卷五·帝纪第五·废帝
卷六·帝纪第六·孝昭
卷七·帝纪第七·武成
卷八·帝纪第八·后主等
卷九·列传第一·神武娄后等
卷十·列传第二·高祖十一王
卷十一·列传第三·文襄六王
卷十二·列传第四·文宣四王
卷十三·列传第五·赵郡王琛<span等
卷十四·列传第六·广平公盛
卷十五·列传第七·窦泰等
卷十六·列传第八·段荣<span等
卷十七·列传第九·斛律金<span等
卷十八·列传第十·孙腾等
卷十九·列传第十一·贺拔允等
卷二十·列传第十二·张琼等
卷二十一·列传第十三·高乾等
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四·李元忠等
卷二十三·列传第十五·魏兰根
卷二十四·列传第十六·孙搴等
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七·张纂等
卷二十六·列传第十八·薛琡等
卷二十七·列传第十九·万俟普等
卷二十八·列传第二十·元坦 元斌等
卷二十九·列传第二十一·李浑 李玙 郑述祖
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崔暹等
卷三十一·列传第二十三·王昕
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四·陆法和等
卷三十三·列传第二十五·萧明等
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六·杨愔等
卷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七·裴让之等
卷三十六·列传第二十八·邢邵
卷三十七·列传第二十九·魏收
卷三十八·列传第三十·辛术等
卷三十九·列传第三十一·崔季舒等
卷四十·列传第三十二·尉瑾等
卷四十一·列传第三十三·暴显等
卷四十二·列传第三十四·阳斐等
卷四十三·列传第三十五·李稚廉
卷四十四·列传第三十六·儒林
卷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七·文苑
卷四十六·列传第三十八·循吏
卷四十七·列传第三十九·酷吏
卷四十八·列传第四十·外戚
卷四十九·列传第四十一·方伎
卷五十·列传第四十二·恩幸
作品导读

内容简介

《北齐书(套装共2册)》五十卷,其中本纪八卷,列传四十二卷,唐李百药撰。北魏末年,北方六镇发生声势浩大的反叛浪潮,后出身于怀朔镇低级武官的高欢获得了对二十余万鲜卑人的领导权,控制了北魏朝政。公元534年,高欢所立的孝武帝元修被逼西奔长安,高欢于是另立孝静帝元善见,迁都邺城,史称东魏。公元550年,高欢之子高洋废孝静帝自立,建立北齐。东魏、北齐统治区域南至长江,与梁、陈两朝先后对峙,西边在今山西、河南、湖北,与西魏、北周分界。公元577年,北齐被北周吞并。

短评

前些天在书市上买了北齐书。鲁迅说过,书要买小而薄,拿在手里最省力气。翻到文襄六王列传,没头没尾地看。我觉得对于非历史系的外行来说,史书里纪传部分都可以当小说的,反正又不考古勘校,又不求甚解,无论是孤史无证还是众说纷纭,看看热闹就好了。历史上真实的杀伐征戮,悲欢离合,远比小说家们闭门造车的臆想更曲折丰富。

文襄帝第二子是广宁王孝珩,能文,能画,能带兵。他在墙上画的苍鹰,使所有人都以为是真的,幸好南北朝还没有发明纸钞。孝珩在与周军作战中受伤被虏,敌将“齐王宪”来问话,(话说我起初看到是“齐王宪”,还纳闷齐人俘虏齐人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周国齐王宇文宪),孝珩自陈国难,俯仰有节,真是一片忠义可表。宇文宪亲自洗创敷药来打动他。孝珩被周人带回长安之后,就“依例”授某某官职了——这“有节”得也太容易了吧!看来那个时代人们习惯了小朝廷的兴替,大家降来降去,甚至降而复叛,叛而复降都数见不鲜,所以才成就了《与丘伯之书》这样的煽情文字流传千古。

文襄帝第四子是兰陵王长恭——这不就是赫赫有名的蒙面帅哥兰陵王么。他因为芒山大捷,奏对失言——更因为含光殿的镜子经常这样对皇帝说:“世界上最美丽的男子是兰陵王”——为后主所忌。长恭想方设法要去主上疑心,谋求自保。信陵君醇酒妇人,萧何欺田霸地,然而随着人类智慧的不断进步,到了长恭这里,这些法子都行不通了,于是他只好称病,感叹“去年面肿,今何不发”。这个面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肾炎还是甲低?大概他后来多吃了些牛羊肉,吃海鲜配橙汁,下雪天冷水澡,没事就看中国男足,于是终于有疾不療。后主很是感动,为他送来医治一切疑难杂症的灵药:一杯毒酒。从鸩杀兰陵王这件事上看,后主亡国也不委屈。

文襄帝第五子是安德王延宗。周武帝率大军攻齐,齐后主仓皇跑路,安排延宗留守。这也很好理解,大凡后主们,都是水晶心肝玻璃人,最风雅最才情的人物,只不适合打仗。延宗受留守的大臣们拥戴,黄袍加身,推辞不过,“被称帝”了。于是开放宫藏珍宝美女遍赐将士。后主气得跳脚,宁可让周军得了并州,也不愿意落到延宗之手。后来周军围晋阳——看到这里一阵兴奋,终于看到一个熟悉的字眼。原来这就是“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啊。难怪会有“晋阳已陷休回顾”,齐后主一点不心疼。就算周军不打进来,晋阳城也不再是他的了。反正宁与友邦,不予家奴,这一次不能算是贪图游猎误国。

另外三王没有太多新奇,现在回想起来面目模糊,就不写了。记得貌似某王是文襄世嫡,平时骄矜自负,被怀疑谋反,帝讯问王诸姬,其不得宠者献上了最后也是最恶毒的诬告,后来果然惨死。叹息,嫉妒的女人真可怕。

总之,这些薄命的文襄六王,除了在齐时死掉的,其余的也都在周的庆功宴上相逢了。古代娱乐资讯不发达,各地人习惯于听本地音乐,不象现在大家都喜欢同样的流行歌曲。所以韩信对项羽四面唱楚歌,是心理战——换做现在湖南卫视的粉丝遍全国,他就只好唱快乐女生了——周武帝在胜利宴上演习北齐音乐,也表示了一种心理上的征服。凄凉蜀故伎,来舞魏宫前,于是北齐降臣潸然泪下。

在历史的长河里,有着无数次棠棣枝并,少长同欢的繁华盛景。那一幕幕广宁吹笛,安德呜咽;薛王沉醉,寿王醒着,都在觥筹交错之中暗流汹涌。真实的宫门夜宴,总是比电影更精彩呢。

相关阅读

云鬟酥腰

镜里片

七宗罪

言桄

嫁金钗

笑佳人

白日梦我

栖见

难哄

竹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