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橄榄树

玖月曦 123人读过 全本




最新章节:尾 声

全部章节目录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Chapter 16
Chapter 17
Chapter 18
Chapter 19
Chapter 20
Chapter 21
Chapter 22
Chapter 23
Chapter 24
Chapter 25
Chapter 26
Chapter 27
Chapter 28
Chapter 29
Chapter 30
Chapter 31
Chapter 32
Chapter 33
Chapter 34
Chapter 35
Chapter 36
Chapter 37
Chapter 38
Chapter 39
Chapter 40
Chapter 41
Chapter 42
Chapter 43
Chapter 44
Chapter 45
Chapter 46
Chapter 47
Chapter 48
Chapter 49
Chapter 50
Chapter 51
Chapter 52
Chapter 53
Chapter 54
Chapter 55
Chapter 56
Chapter 57
Chapter 58
Chapter 59
Chapter 60
Chapter 61
Chapter 62
Chapter 63
Chapter 64
Chapter 65
Chapter 66
Chapter 67
Chapter 68
尾 声
作品导读

内容简介

宋记者跟她外表看着不太一样。

宋记者做事很认真。

宋记者有点儿可爱。

今天看到白色橄榄树了,和宋记者一起。很特别。

新年愿望,跟她结婚。

——李瓒

阿瓒,你要注意安全。

阿瓒,我喜欢有你在的风景。

阿瓒,不要怕,我会带你回家。

阿瓒,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阿瓒,你辛苦 了。

——宋冉

“阿瓒,我下辈子想当一只鸟儿。”

“那我就当一棵大树。”

在见过最深的黑暗,最凶的罪恶,最丑的恐怖之后,

我依然庆幸,我见过光明,见过善良,见过最美的心灵。

我依然感激,我亲眼见过那一片白色橄榄树林。

我知道那是沙漠中天地交接之处的海市蜃楼。

而你一直在我身边,是茫茫暗夜中最炙热的光。

☆经典语录☆

☆他拉着她在艳阳下一路奔跑,在最后一秒将她揽到怀里扑倒在地。下一刻,轰然的爆炸声中,沙石、泥尘、碎屑,雨一样从天而降。

☆她想用一些话来形容他的外貌,落笔却只写了一句:“他有一双清澈的眼睛。”

☆ “阿瓒,我下辈子想当一只鸟儿。——那我就当一棵大树。”

☆那天,他透过窗子往外看,看见空旷的原野上,有一棵白色橄榄树。

作者简介

玖月晞,知名青春言情作家,著有“亲爱的”系列、“追风”系列、“十字”系列等。

她善于用劲烈的文字,描述不一样的爱情,喜欢一路行走一路漂泊的人生状态。她认为迄今做得最好的事,是活在真实的生活中,不依赖他物和他人,保持着精神的独立和自由,兀自成长。

已出版作品:《他知道 风从哪个方向来》《一座城,在等你》《少年的你,如此美丽》《小南风》《因为风就在那里》

小说短评

在读《白色橄榄树》之前,我对于战争,认识甚少。战争的硝烟,可能也只是历史课本上描述得那般弥漫;战争的血色,也只是照片影像传递的遥远回忆。一切都太遥远了。我知道战争带来了灾难、离别、死亡,我甚至还知道战争也会带来历史的进步。我为先烈的英魂痛惜,对他国的惨伤同情。但我从未想过,战争的余音。

战争究竟是什么?书里面回答道:“是一种长久的痛。这种伤痛能跨越时间,空间,甚至跨越时代。”这本书也告诉我,幸存者的痛苦。

玖月晞曾经写过,一次罪行,它最大的罪恶不是剥夺和掠取受害者的生命,而是它对留下来的人的精神伤害和心灵吞噬。如今在这本书里,她又写到,牺牲了的都是英雄,一了百了,活下来却很难。

是啊,死亡真正的可怕和痛苦,永远是留给活下来的人。幸存者,其实是一种诅咒。

阿瓒和冉冉,有着最纯粹与高尚的爱情。

他们之间从相识到相知,是淡淡的平静,平淡,却充满着安好的爱意。他会记下一两句平淡寻常的日记,她会在火锅店微笑过后转身强压眼泪。926过去后,他们是漂浮在这城市的两座孤岛,无处安放,无人理解。唯有彼此,唯有这两颗孤单的心紧靠才能取暖。就像书中所写,也只有他们相信,曾经真的见过那颗白色橄榄树。白色橄榄树,就是他们的信仰,是见证、是理解、是依靠。

他们也会有热情似火的爱情,黑暗小巷里的一支舞,战区宿舍里的缠绵悱恻,阿瓒讲的“土味情话”,但更多能回忆起的,原来还是温柔。阿瓒温和的性格,作战后冉冉不忍弄醒阿瓒的柔情,还有,阿瓒说的那句:“定好了。以后不论发生什么,哪怕闹脾气、吵架、冷站……反正,都不分手。” 最后的那十年时光,在乡下,他总是温柔而坚毅,他们从未分开过,不管是真是假,能够活着已经足够。

阿瓒最终选择离开,对他而言,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还记得他们面对面坐着,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微笑着看着对方的那个下午吗?原来爱不需要眼泪,不需要言语,不需要动作,只是理解,只是懂得,只是成全。让他离开这个美好到易碎的世界,让他从一次次噩梦的眼泪中解脱。不再有杀戮、折磨、炮弹、刑具,以及死亡。离开的意义,就是爱情。

阿瓒说,他想要的,只是再平凡不过的生活,仅此而已。可这么简单的心愿,却比登天还要难,因为有些事,总要有人来做,即便是生不如死的折磨,也很少有恶意的埋怨。没有不公,因为自己选择的这条路,哪怕苦,咬碎了牙,也要走下去。他只是觉得,对不起他的女孩,所以一人挡住四五十个恐怖分子也要让他心爱的女孩落地,所以在以为自己的女孩已经死去时会世界崩塌般哀嚎,所以在被囚禁半年被折磨到神志不清、“已经不知今夕何夕,已经不知岁月变迁甚至已经不知战争结束了”时,他“却竟还如孤鬼一样在那白色的陵寺附近游荡,不肯离去。”因为那是他们最后分别的地方,他以为他爱的女孩的灵魂,永远在此。

爱情,本就令人动容。战争中的爱情,便是那种可以持续万年的,悲伤的爱情。可是阿瓒和冉冉的故事真的悲伤吗?故事结束,我没有觉得悲伤,反倒觉得,他们的爱情很美。是的,是美。因为在艰难的瞬间,他们陪在彼此身边,冉冉会对阿瓒说,让他去做他想做的,也会在炸弹爆炸前十秒,用力搂住颤抖的阿瓒,在阿瓒狼狈而落魄的时刻,她大声喊出:“阿瓒,我是冉冉。”这样的爱情,难道还不美吗?不掺杂任何杂质的,全身心爱着对方,真正的阻拦只有战争,但亦是在战争中,他们成就彼此。

冉冉忘不了要记录。

阿瓒也忘不了拆弹。

他们终究是属于这片疮痍的土地。

在这本书里,除了这段美好高尚的爱情,我还看到了许多其他的东西。

比如,人的悲欢并不相通。926之后,他们两个一个纠结于初衷,一个执着于结果,无处倾诉,因为就算倾诉也无人理解。冉冉说:“我不愿做祥林嫂,把自己的心反反复复剖开给别人看,而别人只是说,不过如此嘛,看着也不是很疼的样子。你真脆弱呢,坚强一点吧。”读到这里,我也想起鲁迅先生之言:“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也许根本就没有感同身受,所以他们才是这座城的孤岛,也唯有彼此,才能理解经历着的痛。

再比如,一个战士对他国家的热爱。记忆最深刻的应该是那段墓志铭:“别把我埋得太深,兄弟。如果有人侵略我的国家,请叫醒我,我会爬起来继续战斗。”没有办法不令人动容,那些年轻的墓碑,埋葬的是对这片国土的热爱,是鲜血、是血肉之躯,筑起一国雄威。正如书中所写:“所谓收复国土,不过是靠着他们一步步朝前,用身体推进着,用脚步丈量着,死守着足下的土地。”我们身处和平,看不到战争的残酷,感受不到这视死如归的坚毅,但确然如此,在他们为我们遮挡着的黑暗中,隐藏着多少泪与血,而我们身处光明,却浑然不知,无处惊觉。

还有,对歧视的铮铮铁骨。永远都会记得冉冉那句“我的勇气来自骨头,不来自尼古丁。”面对外国人的歧视以及自己女性地位的弱势,宋冉从未退缩,她以强势的态度告诉所有人,这是中华民族的血性与骨气,这是傲立于民族之林的不屈。

还有,还有许多许多:本杰明冒着死也要去救阿瓒的义气、冉冉妈对女儿幸福真切的期盼、阿瓒爸温和坚强面对儿子的苦难,以及,阿瓒那清澈坚持、一如既往从不屈服的坚毅。

最后,也有让我们引起反思与反省的,舆论的威力是否真的只是在宣扬正义、对战地记者的误解,以及,在这焦躁不安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本该有的理智与沉静。

阿瓒和冉冉是孤岛,因为他们与城市格格不入,因为他们纯粹美好、积极而又向善,他们平静安宁,这些,是这个仓促草率的时代远不能触及容纳的。

要感谢玖月晞,是她让我们了解到战争的痛苦、了解到黑暗下光明和平的难得、了解到战地记者及军人的不易、了解到这样美好理想的爱情及正义完美的人儿。我想,她是否也曾像我读到书中内容时那样,痛恨着战争却又无力做些什么?所以她选择写作,用笔、用感情铸造这一段凄美壮阔的故事,同时也在默默告诉每一个人,珍惜。

她成功了,起码对我而言。这个世上又多了一个厌恶战争动荡的人,又多了一个想要为此出一份力的人。我想我能做的也很少很少,但仅管如此,我也会用尽全力一搏。我相信和平的力量,也期盼世界安宁,希望这样美的故事,永远在书中上演。

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阿瓒和冉冉带来的悲伤,也许很快会消散,但我们要永远铭记,他们的正直善良与力量。就让我们带着这样的力量、这样的信仰,努力生活下去。

那颗白色橄榄树,其实一直都在,你我不曾见到过,但心中都有。

相关阅读

我这糟心的重生

石头与水

全球高考

木苏里

笑傲江湖

金庸

围城

钱钟书

白色橄榄树

玖月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