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

Twentine 889人读过 全本




最新章节:第六十四章

全部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四章
作品导读

内容简介

和她的初恋一样,他的名字也叫阿南。

那一趟贵州之行,唯一能称得上意义的,就那一个。

只有他一个。

当初偶尔的一次停留,成芸真的以为自己已经忘了,直到几个月后,她在那条追逐的道路上顺畅地喊出他的名字。

这个从风雨桥追来的男人,要带她远离这死水一般的生活,让她重新发现世间的乐趣。

是他说——

“我来找你,我带你回去,你跟我走才是结局。”

作者简介

Twentine,热爱文学,文笔犀利独特,擅长用平实的语言刻画出现实中平淡的生活,于平凡的生活中写出与众不同极富魅力而又引人入胜的不平凡。

已出版作品:《有生之年》《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忍冬》

小说短评

取题目的时候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就像故事里阿南一样。无从概括。书中的角色很普通,女性是公司老总,背景不太干净,男人更是一般般,快递,倒票,拉游客组团的,甚至卖菜,社会边边角角里都有这样的人物,如成芸打趣他的一句话“你还真是社会主义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这样的人物设定按照言情小说的惯例,并不讨喜。甚至太晦涩。

我想了想,晦涩 这个词比较恰当,不管是形容成芸繁华背后的不自主,还是周东南小人物的微不足道,甚至包括两个人的感情,都是毫无意义的开始。

 

是成芸先看上他的。这样的男人斤斤计较,几分钱几分钱算得清清楚楚,脑子不那么好使却也清晰明白自己和眼前这个女人的差距。成芸三十岁,年轻的很,喜好抽烟。看故事的时候想像那个场景,她眯着眼睛打量眼前沉默的年轻人,姿态应该是冷漠高高在上的甚至有不隐藏的讥讽。

偏偏她又野心得很,玩一玩儿嘛,出来走一趟,远离李云崇那样的生活,无所谓试一试新的男人。周东南远离她,她却诱惑他,好了最后好不容易两人聊崩了互不搭理了桥归桥路归路挺好的,一场车祸愣是又拴到一起。(作者脑洞真是开得不遗余力呐)

水到渠成的在一起一整日。打动我的是,两个人在石桥上的做爱,天为被地为席,赤裸裸明晃晃,偏偏天经地义。后面坚定周东南去找她的原因也莫过于此,他虽愚笨却有堪比野兽一样的直觉,他坚信成芸是喜欢他的,他是男人,他相信身体最诚实的反应。

 

成芸回首都,回归有李云崇的光怪陆离的生活,快忘了这场露水姻缘的时候,好死不死在路口看到他,这个勤劳的社会主义的儿子又投身快递大军中,说是来给她送快递。是她当初在苗寨无可无不可买下的苗饰。

好似晴天里一个惊雷,成芸当场就炸毛问他来干嘛。男人直言不讳“来找你”。

我看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如果不是成芸复杂的背景,两个人也许是可以成好事的。

作者有一股劲儿,导致她笔下的故事平平无奇,偏偏构造的人物都像有了血肉,比世俗生活里的人更加真实。贴合实际的生活背景下,是不大贴合实际生活的爱情。

他拼了命也要留在北京,偏还老老实实收了别人的给的钱,一声不吭,拿了利益也要拿人。说他傻的都看看,这男人哪里傻了。

成芸初心是要遵循这个社会的大规则的,继续呆在李云崇的身边,直至最后功成身就和他共赴黄泉。 偏偏这个山旮旯里鲁莽一根筋的男人蹦出来,死活要领老婆回贵州。

和一般热血冲动的男人不一样的在于,他唯一热血就是在坚定要和成芸在一起这一事上罔顾了世俗和差距,其他的他都一如既往的顽固与迂腐。

 刚来时他不主动,等她找到他,才说“我不会去找你。”

 她找他,两个人再发生关系之后,才说“我会去找你的。”

他说到做到。该对成芸付出的,一点都没舍得吝啬。整个故事似乎都没见二人说爱,至多有几句喜欢,还是他涨红了脸,词不达意地跟她追根究底,你明明是喜欢我的,

 

私以为,成芸最初是一夜风流,当作故事。并未深想将来。而后来周东南来了,带着一条路走到黑的决心来带她回家。这个时候应该才是被打动了。

再后来,知道他烧了那座桥,那个时候,就决定了这辈子生死随他。

 

可是怎么可能呢。偌大的李云崇在那里,这哥们儿有权有势还有脑子。

小说里有两个男配塑造得特别好,一是李云崇,太讲究,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因为隐疾或洁癖,对伴侣极为挑剔。但归咎到底,成芸不过是他养的第四只鸟。是他千挑万选,最后决定的身边人。有段在日本关于艺伎的记录,也写得不错,李云崇对媚色成性优雅入骨的推崇,对成芸变相的提醒和培养。作者写的含蓄,也恰好因为含蓄而更显得意味深长。

而另一个让我印象更深刻的是,当初让成芸抛弃一切到北京在寻找的杀人犯,初恋情人,王齐南,恰好也有一个“南”字。我本来以为是一枚渣男才所谓耗尽了女主曾经的爱情。看下来才格外感知作者的心思动人,王齐南是个一胳膊纹身的混混儿,和成芸也没日没夜的做爱过,打过人,进了号子,后来还被通缉了。还拿了李云崇的钱,答应成芸带她走,却被李云崇设局抓了起来,进了监狱,半年后死去。算是一辈子都负了与成芸的约定。

然而,在李云崇以为她恨王齐南的十二年后,成芸淡淡一笑“南哥那么有情有意的一个人。”

 

我对这个故事真正升华(是的,不夸张)的感觉就是在这里。成芸也好周东南也罢,他们都不曾对旧爱埋怨,不管好如王齐南还是恶如某文艺女,都是过客,都是他们生命里必须经历的一部分。 他们认真又妥帖地善待回忆,也依旧对现在也许不能拥有的爱情热烈诚挚地付出,说是故事里的人,却分明感受到了更加鲜活的有血肉的存在。

甚至揣测,故事名为《阿南》,是否有王齐南的南。

 

私心依旧在周东南身上。他像是一把刀,归了鞘,看似平静无奇,偏偏也不能随意触动。

我中意的男人,认真,忍耐,认准了固执不放手,模样不用多好看,身体健壮。这些都恰好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只是大概没有成芸的魄力,还需要时间锤炼。终于回顾完毕,这个故事这个男人在我心上盘旋了一整日。萌动的春心啊。好了,写完了也能收回来。

相关阅读

通房宠

白鹿谓霜

百年孤独

加西亚·马尔克斯

活着

余华